美國創造的「台灣問題」——世紀大騙局

美國創造「台灣問題」的巧妙模糊,真是精心製作,簡直是世紀大騙局。How the USA creates masterful ambiguities regarding the Taiwan question可是,你可曾想過「為何只有美國國務院有權解釋『台灣地位現狀』」?

本土台灣人永遠不會忘記「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戰敗投降,日本天皇臣民的本土台灣人也向美軍投降,台灣人的「尊嚴」從那天開始被中國人踐踏,1947年2月28日 發生「中國人對本土台灣精英大屠殺」,接著「白色恐怖來臨」,警總、調查局四處羅幟台灣人罪名,將本土台灣人撲殺或監禁,以戰敗的日本國民對待,1949年6月15日 中國佔領當局宣佈:「以新台幣壹元換取台幣四萬元」,從此,本土台灣人民陷入「一窮二白」階段。

台灣已經敗戰67年了,至今台灣人依然處於「沒有國籍、沒有政府」的「政治煉獄」之中(美國聯邦地方法院 2008年3月18日判決、高院 2009年4月7日判決),「流亡台北的中國政權Chinese Taipei」依然統治著「本土台灣人people of Taiwan」,美國二戰後的台灣佔領軍事當局製造「台灣關係法」的「冒牌台灣人people on Taiwan」,不只混淆了「國際觀感」,也作弄了「本土台灣人」)。

日治台灣後已經超過半個世紀,美國已經歷經9任總統,國會也由民主黨與共和黨分別主導過,整個民主世界與共產世界歷經驚天駭浪的劇變,蘇聯帝國的崩解,中國天安門的鎮壓屠殺,伊拉克的海珊事件,北朝鮮的飛彈核武,這些都經過電視媒體轉播現場呈現世人眼前,幻滅多少人對世界和平的憧憬與幻想,特別是對中國所謂「和平崛起」和「中國威脅論」幾乎同時存在。

台灣內部之變化屬於「物換星移幾度秋」撲朔迷離,諒誰也難懂,在美國壓力下,流亡中國政權放棄「屠殺爛關」政策,厲行政治「中國國民黨」式的假民主化,經濟國際化,自由與法治相輔並行化,這期間,陸續解放三十八年世界記錄的戒嚴令,流亡中國藉用本土台灣人冒充中國人,選中國人在台灣的總統,李登輝先生當中國人的總統十三年,陳水扁先生以本土台灣人身分居然當選「流亡」總統八年,令在台灣的中國人「莫不以為恥」,當然在事後,以各種理由「追殺」,甚至於「禍延九族」,不足為奇。

西藏流亡政府寄居於印度達蘭薩拉市(Dharamsala City),流亡中國政權寄居於台灣台北市(Chinese Taipei),如果西藏流亡政府在當地「宣示主權」、實施「民主化」「體制化」,再以「模糊化」進而「合法化」,國際間一定以為「西藏人瘋了」,肯定會成為國際級的笑話。本土台灣人至今不知自己「事實真相」,當然歸咎於「支那愚民政策」、「語言北京化」、「教育中華民族化」,因此,中國人政權(Chinese authority)能夠在台灣領土「執行管轄」任務,一方面是拜「美國征服者」所委託,一方面是對本土台灣人「愚民教育」。基本上,對台灣目前的管轄本質是「軍事政府」,是依照戰爭法執行「軍事佔領的政府」,只不過是因「中華民國」多了一個「流亡政府」身分。

從美日太平洋戰爭之結果而言,中華民國在中國戰區是被日本打敗的,一路撤退到中國四川,在滅亡之際,美國兩顆原子彈投向日本本土,日本投降,日本對太平洋戰區而言是戰敗方,中華民國能夠以「敗軍身分」越區佔領日本台灣完全是「美國征服者」所賜。

美國舊金山和平條約書寫者John Foster Dulles在條約簽署前三天(1951年9月5日),發表 Speech at the San Francisco Peace Conference,將台灣與朝鮮定位為「日本殖民地」,朝鮮是為日本殖民地,法理上完全正確,台灣根據國際條約 (馬關條約)由大清割讓與日本,日本曾經兩次向國際社會「聲明宣示」,國際社會沒有異議,更何況 1922年2月6日 華盛頓國際裁軍協定第十九條給予證明:臺灣是日本合法國土。John Foster Dulles以殖民地稱呼台灣,不是「有意」就是「犯錯」。演講詞有一段說:「台灣與朝鮮是日本殖民地」。

A peace which limits Japanese territory according to the Potsdam Surrender Terms naturally leads one to ask, can a growing population, now numbering over 80 million, survive on the Japanese home islands? A clue to the correct answer is the fact that when Japan had a vast colonial empire into which the Japanese people could freely emigrate, a few did so. Formosa, a rich, un-crowded land with temperate climate, attracted, in 55 years, a total Japanese population of about 350,000. Korea, under Japanese control since 1905, attracted a total Japanese population of about 650,000. In South Sakhalin there were 350,000 Japanese and in the Kurile Islands about 11,000. Japan's colonies helped assure Japan access to food and raw materials, but they were no population outlet. Japanese, like other people, prefer to live at home. So far as emigration is concerned, the territorial clauses of the treaty do not establish restraints greater that those which 98 percent of the Japanese people voluntarily put upon themselves.

一九六零年美國最高法院針對Rogers v. Sheng 案,對Formosa地位聲明:
The court described the status of Formosa as follows: "Following World War II, Japan surrendered all claims of sovereignty over Formosa. But in the view of our State Department, no agreement has 'purported to transfer the sovereignty of Formosa to (the Republic of) China. At the present time, We accept the exercise of Chinese authority over Formosa, and recognize the Government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s the legal government of China.”
很清楚証明,最高法院法官聲明是錯誤,錯誤來源正是John Foster Dulles內容與舊金山和約所犯的「錯誤認知」,台灣人應該知道:

一、 美國最高法院法官因為錯誤認知「台灣領土只是日本殖民地」,才會有下列解讀:Japan surrendered all “claims” of sovereignty overFormosa. 正因為台灣領土是日本國土非殖民地,正確的說法應該是:Japan surrendered all “rights” of sovereignty of Formosa.

二、 依照美國國務院一直以來的看法:沒有任何條約(包括台北條約),言明將台灣領土之主權移轉給中華民國。(馬英九先生以林滿紅女士的錯誤解讀是國際笑話。)

三、 當一九六零年時,舊金山和約已經生效八年,台灣實質被流亡中國政權佔領中,是集權與威權統治時代,美國雖然是講究「人權」國家,因為「台灣現實狀況」,美國也只得「接受accept」流亡中國人政權在台灣領土之「威權統治」方式。

四、 美國政府設置「台灣關係法TRA」認定台灣當局(people on Taiwan),以取代中華民國,並不承認實質在台灣領土執行管轄的中華民國政府,擁有台灣領土之主權,且台灣主權與中國政府無渋。

檢視次數: 919

© 2018  

台灣民政府 中央會館 Central Government Headquarters
新竹州桃園郡33391龜山鄉員林坑路100-1號  (03) 355-6363
No.100-1 Yuanlinkeng Road, Guishan Township, Taoyuan County Hsinchu state. 33391, Taiwan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