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介入南海爭議有理 Spratly Islands and Paracel Islands in Dispute

美日太平洋戰爭以前,日本擁有南沙群島及西沙群島之一切權利,戰後,美國為了降低日本帝國武力影響,在舊金山和平條約Article 2f裡,規定日本:

"Japan renounces all right, title and claim to the Spartly Islands and to the Paracel Islands."

日本放棄對南沙群島及西沙群島之一切權力、權利及主張。 

由於南海(South China Sea)是包含南沙群島及西沙群島,太平洋戰爭期間,是日本之佔領地,而非神聖不可分割國土之一部份(與台灣地位不一樣),所以,日本對該南海諸島只有「非天賦可以移轉之佔領權利」,但是,並無「天賦不可以移轉之主權義務」。因此,日本依舊金山和平條約Article 2f規定,放棄恢復行使其對南沙群島及西沙群島之佔領權利所衍生之「管轄權、佔享權及宣有權all right, title and claim」後,南海諸島成為國際法之無主地。

美國為日本唯一征服國,雖有立場優先接管這些島嶼,也就是日本所放棄之南沙群島及西沙群島,後來未曾有佔領意願,以致使南海諸島成為「無主地」,現在,讓中華人民共和國、流亡中華民國、馬來西亞、菲律賓、汶萊及越南等各國,依國際法「先佔原則」互相競爭宣有(to compete claims該諸島,依2010年7月23日國際媒體報導,鑑於中國積極在南海擴大海權,勢必影響到美國國家利益,美國國務卿Hillary Cliton在越南河內出席東南亞國協區域論壇時,致詞強力提出南海是美國利益,提及:

1. The United States has a "national interest" in resolving the issue peacefully. 美國要求和平解決,南海諸島主權爭議有美國國家利益在內。

2. The United States doesn't support any country's claim over the islands. 美國不會支持任何國家對南海諸島宣示主權。

美國國務卿Hillary Cliton 所以能夠強勢表示:「美國要和平解決南海諸島主權爭議。」主要法理基礎就是要回歸舊金山和平條約架構。美國依Article 23a規定:為征服日本之主要佔領權國,而且,日本依Article 2f,得放棄包括南沙群島及西沙群島之南海諸島佔領地。但是,南海諸島並非自動成為「無主地」,其實是在日本因被美國征服後,依和平條約才放棄使之成為無主地。中華人民共和國、流亡中華民國、馬來西亞、菲律賓、汶萊及越南諸國,才得以乘虛而入,依國際法先佔而宣示擁有。 

可以得到結論,美國絕對有立場在「美國利益(American interests)」考量下,法理上介入南海諸島主權爭議,另一方面,美國則是無義務承認南海諸島主權歸屬,這個例子,可以當作台灣地位處理的借鏡。

 

日本合理關心南海爭議

日本外相岡田克於7月24日下午在河內,與越南副總理兼外長范家謙舉行會談,事後對外稱:「日本對南海問題不能毫不關心。」南海爭議議題會是日本與越南兩國,在近期召開由外交及國防人士參加之「日越戰略對話」主軸。

目前國際間,對南海諸島宣有主權諸國,可以歸納為三類:

1. 對日多邊和約(舊金山和約)簽約國:菲律賓和越南

 日本依舊金山和平條約Article 2f,應是包括菲律賓及越南之同盟國要求,放棄南沙群島及西沙群島。因此,日本是無立場可以「關心」菲律賓及越南所宣有南海諸島之主權爭議。

2. 對日雙邊和約(台北和約)簽約國:中華民國

 在日華台北和約Article 2中,日本和中華民國兩造所,承認日本依舊金山和平條約Article 2f,已經放棄南沙群島及西沙群島。但是,日本並非依日華台北和約,放棄南沙群島及西沙群島。因此,日本是可以有立場「關心」中華民國所宣有南海諸島之主權爭議。

3. 非對日和約簽約國:中華人民共和國、馬來西亞和汶萊

 日本不必接受沒有對日和約簽約國拘束。當然,日本有立場「關心」中華人民共和國、馬來西亞及汶萊所宣有南海諸島之主權爭議。7月23日美國務卿明確說明:南海主權爭議是美國優先要處理的外交事務。是美國的「國家利益一部份」。顯然告誡中國不可宣佈完全擁有南海主權,不要單方面處理南海主權問題。

 實際上。如果單獨就國際法理而言,不但是美國有權介入,連日本都有立場關心,甚至介入南海諸島主權爭議,且斷無置身事外之道理。至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長期以來主張擁有南海主權,並非基於國際法理,而是基於覬覦南海海域蘊藏大量石油,和天然氣所可提供之經濟利益,是標準的「強權主義」,是「邪惡帝國」的表徵。中國外交部長楊潔虎甚至警告美國,不要把南海問題國際化(有關舊金山和約的簽署,中國沒有參加。),此種背離國際法理之霸權心態,在現時國際社會根本是站不住腳,遲早將會遭各利害關係國聯合抵制的。

在舊金山和平條約架構外,日本應該是可比照美國,在原來之「佔領地」放棄後,仍然有立場在日本利益(Japanese interests)考量下,「關心」南海諸島之主權爭議,同樣無義務承認(recognize)南海諸島之主權歸屬。(全文完)

台灣民政府  秘書長 林 志昇

2010/07/26


美國海軍作戰部部長喬納森·格林納特星期二在華盛頓表示,為應對中國經濟軍事能力增長可能發生對區域准入的限制,美國和亞太地區的盟友將共同推動一個國際行為規範準則,以確保在南中國海的航行自由。


*美海軍作戰部長:維護南中國海航行自由*

格林納特在新美國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針對美國海軍在亞太地區的部署發表演說時作出以上表示。

在這場以美國在南中國海的政策為主題的研討會上,格林納特表示,中國在亞太地區能力和能量的增長,長時間以後可能形成對區域准入的限制,美國和盟友、夥伴已同意共同建立一個行為準則,以維持這個海域的國際航行自由。


*與盟友共推行為準則*

格林納特說:“我們的盟友和夥伴將合作,而且我們也已同意,為維持在這個國際海域的航行自由和通道暢通進行投資,推動一個標準,一個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我們和夥伴、盟友將建立一個在南中國海的行為準則,這個準則與我們彼此間的行為規範一致。”

格林納特說,美國與盟友建立這種行為準則的基礎在於透明與互惠,美國也尋求與中國海軍合作,通過坦誠溝通促進有利雙方的發展。


*智庫報告:美應加強軍事實力*

在格林納特的演講後,新美國安全中心公佈了一份名為“通過實力來合作-美國,中國和南中國海”的報告,對美國的南中國海政策提出建議。

報告說,為確保南中國海的國際航行自由,美國應該採取“優勢與合作”的雙重策略,在經濟和外交上與中國積極往來,但背後有堅強的軍事和經濟實力為後盾。

 

*增加船艦數量*

報告說,美國應該加強海軍作戰能力,將海軍船艦數量增加到346艘。

新美國安全中心亞太安全項目主任帕特里克·克羅寧(Patrick Cronin)是這個報告的主要撰寫人之一。他說,這個船艦數量是有效外交的基礎,如果美國不加強海軍能力,會被視為軍力正在逐漸減弱。

克羅寧說:“我不認為這個數字過多,我認為這可以為有效的外交和經濟實力提供基礎。如果我們不加強海軍的作戰能力,那麼無論我們自己怎麼想,在區域都會被視為是一個逐漸衰退的力量。”

 

*盟友間建立網絡*

報告的另一位撰寫人,資深研究員羅伯特·卡普蘭(Robert Kaplan)說,美國需要在東亞地區維持堅強的軍事力量,但也希望其盟友能夠加強自我防禦和彼此間的合作。

他說:“我們希望美國維持目前的軍事力量,但也要鼓勵盟友加強自己的防衛,加強彼此間的聯繫並建立一個網絡關係,這樣美國不但可以維持原有的地位,也可以從強健的盟友力量得到更多的幫助。”

 

*新加坡駐美大使:外交與對話重要*

不過,對於報告以加強美國在東亞的軍事力量為重心,新加坡駐美大使陳慶珠(Chan Heng Chee)在研討會上則是數度強調,通過外交和對話解決問題的重要。

她說,雖然南中國海的主權問題無法在短時間內解決,但通過區域間各種論壇和對話機制,東南亞國家希望能與中國集體對話,爭取更多時間解決分歧。

 

註:參考文章:

美國插手南海 中國火大

【聯合報╱編譯田思怡/報導】

2010.07.26 03:42 am

 

針對美國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上週在東協區域論壇上提議以國際法解決南海領土紛爭一事,中國外交部長楊潔篪警告美國,不要把南海問題國際化,他認為希拉蕊看似公允的談話,其實是在「攻擊」中國。

希拉蕊23日在河內舉行的東協區域論壇上表示,美國日益重視南海的領土紛爭,華府正尋求與中國、東協國家和其他國家合作,建立國際機制來解決紛爭。

她說,解決過程應透過東協組織予以國際化,並建立在國際海洋法的基礎上。

希拉蕊並對記者說:「美國支持在不受脅迫的情況下,所有對南海宣誓主權的各造,透過外交程序,解決各種領土紛爭。我們反對任何主權宣誓國以武力威脅。」

中國、越南、台灣、馬來西亞、汶萊和菲律賓都宣稱對南海海域和南沙群島享有全部或部分主權。近年來,擁有強大軍力的中國可能企圖掌控亞洲海域已引起關切,中國公司在此區域開採能源和礦產的動作,也造成緊張。

美國要求自由進出此海域,並指控中國在公海上採取更具侵略野心的立場。

希拉蕊說:「在亞洲公共海域的航行自由,以及在南海爭議上尊重國際法,符合美國國家利益。」

中國當局則對美國意圖插手南海領土糾紛十分不悅。中國外交部網站25日刊出楊潔篪在東協論壇上對希拉蕊談話的反駁。

楊潔篪說,美國在南海問題上談「脅迫」用意何在?難道表達合理關切就是脅迫嗎?

他說,把這個問題國際化、多邊化會只會使事情更糟,解決難度更大。國際慣例顯示,這類爭議的最佳解決途徑是爭端當事國之間的直接雙邊談判。

【2010/07/26 聯合報】@ http://udn.com/

參考文章(2):

日關注南海 將與越戰略對話

  • 2010-07-26
  • 旺報
  • 【記者王超群/綜合報導】

日本在亞洲風雲沒有置身事外。日本外相岡田克也24日下午在河內與越南副總理兼外長范家謙舉行會談,就近期召開由兩國外交、國防人士參加的「日越戰略對話」一事達成共識。日本媒體則報導,越南在南海問題上獲美國支持,向中國施壓。

正當全球將關注焦點集中美韓軍演之際,日本共同社報導,在越南河內召開的東協地區論壇(ARF)部長級會議,南海問題浮出檯面,會上相繼出現要求中國作出妥協的聲音。

報導認為,此次東協方面破例在會上提出該問題是因為主席國、主張擁有南沙和西沙群島主權的越南,獲得了美國的支持,而美國希望以此制衡軍力不斷強大的中國。這樣的背景下,使日本外相岡田「日本對南海問題不能毫不關心」的說法,更有意在言外之音。日、越戰略對話預料此議題會是主軸。

外國媒體和西方分析家看來,美國國務卿希拉蕊一連訪問4個亞洲國家,就是向中國對美韓軍演一事的強硬立場反向施壓;美國《時代》週刊則指出,「從天安艦事件到對美韓在黃海舉行軍演表示反對,中國正在緩慢地改變地緣政治格局。中國的逐漸上升使得美國在西太平洋地區的影響力受到擠壓,但中美兩國之間不會出現嚴重的對抗。」

日本對此一走勢提高警覺;除了23日宣佈考慮派海上自衛隊軍官以觀察員身份參加軍演,日本新任駐華大使丹羽宇一郎接受共同社訪問時表達對中國海軍日益活躍的日方觀點:東海起波瀾對中國並非有利。「希望中國能認識到作為大國言行的份量。」

丹羽對日朝關係也有著墨。他說,日朝關係「隨意施加處罰真的能夠維持和平與穩定嗎?」他表示「希望盡快創造溝通交流的場合」,有意重啟日朝對話。

丹羽還指出,朝鮮是「1000年、2000年後日本都必須打交道的鄰邦。想到這一前景,難道不應努力控制問題的波動幅度嗎?」他認為應當擺脫「知華派(China School)」獨佔日本外務省「中國.蒙古」科長等要職的局面。他強調稱:「在迎來多極化時代之際,只瞭解中國是無法順利開展外交。『非某某派不行』的時代已經結束。」

「日本在軍事上和經濟上都夾在(美中兩個)大國之中,如果目前局面繼續下去,日本將被徹底埋沒」。丹羽的表態透露日本的危機感。

 

 


檢視次數: 1170

© 2018  

台灣民政府 中央會館 Central Government Headquarters
新竹州桃園郡33391龜山鄉員林坑路100-1號  (03) 355-6363
No.100-1 Yuanlinkeng Road, Guishan Township, Taoyuan County Hsinchu state. 33391, Taiwan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