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與日本有神聖不可分割的法理地位,雖然日本戰敗,台灣接受處分,中國南海戰前確實是日本領土,戰後,中國國民黨在台灣實施欺騙、造假歷史來教育本土台灣人,最近,中國南海紛爭問題讓許多國家介入,連帶台灣問題即將浮出檯面;2003年12月12日,日本與「東南亞國家協會(東協)」等十個會員國,在日本東京簽署「東京宣言」。雙方在宣言中聲明:除了將致力於「擘建東亞共同體」之外,也謀求在2012年之前,成立日本與東協之自由貿易區。日本政府並承諾將於三年之內,提供三十億美元之經濟援助予東協國家。

依2011年9月28日英國廣播公司網站報導:「日本防衛省主辦之日本與東協副國防部長級會議中,日本與東協就中國曆來宣稱擁有『無可爭辯』主權之南海問題,達成了與中國方面見解迥異之共識。」

而依2011年10月9日日本時事通訊社之報導:「日本政府正在籌劃與越南和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建立有關南海主權問題和保障航行安全自由之協調機構。」野田佳彥首相預計將會在11月,召開之東亞峰會上提交相關提案。而日本共同社則:「稱這意味著日本準備全面介入南海問題。」

2011年11月17日,在印尼峇里島所舉行之第19屆東協峰會,通過:「全球國家共同體中之東協共同體峇里宣言(ASEAN Community in a Global Community of Nations)」,又稱「峇里第三協約宣言」,強調東協與世界之合作願景,其中並未提及「南海問題」。

2011年11月18日,日本則是和東協在印尼峇里島共同發佈強化戰略夥伴關係之「峇里宣言」。各國領袖在宣言中表示:「將遵循國際法原則,促進及深化東南亞國家協會,與日本在區域海事維安和海運安全上之合作。」日本承諾援助東南亞2兆日圓(約合250億美元)之基礎建設計畫,並呼籲以多邊論壇討論亞洲之海事合作事宜,儼然正式挑戰中國在亞太之勢力。

過去,日本和東協間之關係是單純建立在經貿層面。然而,本次所舉行之「日本與東協峰會」,是以2003年所簽署之「東京宣言」為基礎,在新發佈之「峇里宣言」中,加入「海洋安全合作」,明確展現在南海問題上與中國對抗之態勢,推進至安全層面。充分顯示日本政府對南海諸島需善盡外交上及國防上之主權義務。其法源探討如下:

1. 依1939年4月18日日本政府「官報」第3683號,第720頁載明「南沙諸島及西沙諸島總稱新南群島」編入台灣高雄州高雄市,歸臺灣總督府管轄,台灣總督府建置至今尚未解除。

2. 依1939年4月25日臺灣總督府「府報」3564號,第107頁告示第154號:「在高雄州高雄市新南群島,依臺灣礦業規則第16條第1號規定,暫不許可礦業之申請。」

3. 依臺灣總督府於1944年出版之最後一冊統計書「臺灣總督府第四十六統計書」,在「土地」方面明確記載:

臺灣全島 = 臺灣本島 + 澎湖島 + 新南群島。
臺灣全島的極南及極西都是高雄州高雄市新南群島。

4. 1945年4月1日日本政府施行大日本帝國憲法於台灣全島,將包括新南群島之台灣,正式編入為萬國公法適用之日本國土一部份。

5. 舊金山和平條約第2條,規定日本政府不得管轄包括福爾摩沙及澎湖之台灣,及包括南沙諸島及西沙諸島之新南群島,然並無規定在舊金山和平條約第2條(b)架構內,日本主權下自治之「台灣政府」不得管轄日本政府依舊金山和平條約第2條(f)放棄主權權利後之新南群島。

原本是歸「臺灣總督府(Government-General of Taiwan)」管轄之新南群島,在舊金山和平條約第2條架構內,應是歸日本主權下自治之「台灣政府(Government of Taiwan)」管轄。本質為新南群島之南海諸島是台灣全島之一部份,由日本政府開始對南海諸島承擔主權義務之事實,足以推論日本政府對台灣尚保有主權義務以為殘餘主權,是以南海問題追根究底,將觸及台灣地位。

日本政府應是基於美日安保架構,在美國政府的支持及鼓勵下,日本野田首相上任後,明顯走回美日同盟外交基軸。然而,野田首相與其說是在美日同盟基軸下,毋寧說是在美國政府支持及鼓勵下,與東協國家(ASEAN)進行敦親睦鄰以制衡正在崛起的中國。2011年11月18日日本與東協峰會之主軸是依據國際法各項原則,制定具有法律約束力之「行動規範」,促進和深化日本與東協在海洋安全領域合作,實現南海和平與穩定,確保航行自由。

中國外交部多次就南海問題強調,南海爭議應由直接有關之主權國家通過談判以「雙邊解決」解決,這是中國與東盟國家在「南海各方行為宣言」中所達成之共識。中國外交部同時表示:「將南海問題拿到多邊場合討論,只會使問題複雜化,無助於爭議之解決。」然而,相反地,以「多邊解決」南海主權問題,是美日在今年中所達成的共識,意味美日聯手否定中國和南海諸國對南海諸島有主權。

中國政府片面認知南海問題單純,是源於中國和南海諸國間之主權爭議,殊不知就國際法而言,無論是中國或任何南海諸國,都不是南海諸島之主權國。在萬國公法架構內,依舊金山和平條約第2條(b)及第2條(f),南海諸島應是歸日本主權下自治之「台灣政府」管轄,所以,台灣在國際法理上,是可就近掌控南海情勢,為日本國南方之重鎮。 

中國強力介入南海,致使南海諸島歸屬問題,浮上檯面,迫使美日兩國必須回到舊金山和平條約架構內,處理南海爭端。中國算是歪打正著,連帶扯出在舊金山和平條約架構內,和南海諸島管轄直接有關之台灣主權問題。既然要「遵循國際法理」是本次東協及東亞峰會所取得之共識,各與會國就應承認依舊金山和平條約第2條(b)及第2條(f),南海諸島之「最終地位是歸日本主權下自治之台灣政府轄下之高雄州高雄市所管轄。」

2011年11月19日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唐尼倫(Tom Donilon),在東亞峰會結束後稱:「美國對南海區域是持原則性立場,美國是太平洋強權、貿易和海事國家。美國關切航運暢行無阻,商業流通自由及和平解決紛爭。美國和南海主權主張無關,而也不會選邊站。」由此足以證明,美國是不擁有南海諸島主權,也不承認中國及東南亞諸國宣有南海諸島主權。然而,在舊金山和平條約架構內,以美國為主要佔領權國之領土,是包括台灣及其所管轄之南海諸島。是以美國對台灣和南海諸島雖無主權然有佔領權。

基於南海諸島地位依國際法事實是日屬美佔,南海諸島之法理主權國日本,是有「主權義務」,法理佔領國美國,是有「佔領權利」,不能置身事外,南海主權和中國其實是毫無瓜葛,美日兩國堅持「多邊解決」南海主權問題完全有正當性。 然而,日本對南海諸島之主權義務,是隨日本對台灣之主權義務被懸置。對台灣負有「佔領權利」之美國,在美日安保架構內,讓日本對台灣被懸置之主權義務得以解套,是以美日安保條約正是日本履行台灣及南海防衛之法源基礎。

美國政府正式宣佈:「重返亞洲」。位於西太平洋第一島鏈樞紐位置之台灣,正是設立戰略指揮中心之最佳地點,一方面,美日兩國得以名正言順共享南海區域所存在龐大利益之不二法門,也是讓台灣在舊金山和平條約架構內,完成地位正常化,台灣「內湖基地」除了事關軍事佈署外,將來勢必也是政治運作的一環。

作者:林 志昇(武林 志昇˙林 峰弘)

福爾摩沙法理建國會  執行長

2011/11/21


參考資料 1.

日媒披露日本與東盟峰會宣言將涉及南海問題

 2011年11月08日13:56 來源: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11月8日電據日本共同社8日報導,日本與東盟國家首腦會議將於本月18日在印度尼西亞峇里島舉行,共同社披露了該會議草案內容,草案提及將促進和平解決南海問題及合作,加強海洋安全。

據報導,草案強調,日本與東盟國家首腦雙方認為“連接東盟與日本的南海海域的和平與穩定對地區繁榮不可或缺”。為實現南海的和平與穩定、確保航行自由,草案提出應早日制定具有法律約束力的“行動規範”;將依據和平解決爭端的國際法各項原則,促進和深化日本與東盟在海洋安全領域的合作。據報導,此外,該次會議將通過“2011至2015年行動計劃”。計劃草案中提出,日本與東盟將在海事機構及海岸警備隊的訓練、信息共享和能力強化等方面開展合作。

此前,中國外交部曾多次就南海問題表態中方強調,南海爭議應由直接有關的主權國家通過談判加以解決,這是中國與東盟國家在《南海各方行為宣言》中達成共識。中方認為,《宣言》應忠實和全面地得到落實。

中國外交部同時表示,希望域外國家多做有利於南海地區和平穩定的事,尊重和支持域內國家通過當事國協商談判解決南海爭議的努力。將南海問題拿到多邊場合討論,無助於爭議的解決,只會使問題複雜化。

參考資料 1:

日本擬全面介入南海主權問題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11-10-09 20:46:08  

 

中評社北京10月9日電/日本政府正在籌劃與越南和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一起,建立一個有關南海主權問題和保障航行安全自由的協調機構。日本外相玄葉光一郎將於11日起將訪問新加坡、馬來西亞及印度尼西亞等三國。日本外務省透露的消息說,玄葉將就上述問題與幾個東南亞國家進行協商。日本媒體就此評論稱,這意味著日本準備全面介入南海主權問題。

共同社報導稱,日本將力爭在11月東亞峰會召開之前,為深化海洋安全合作構築通過多邊磋商解決國際爭端的框架。

  
不久前,菲律賓總統阿基諾訪問日本時,日本與菲律賓已經就建立有關南海主權問題和保障航行安全自由的協調機構等問題達成了協議,日本不僅出資幫助菲律賓強化南海警備,而且還將幫助訓練菲律賓沿海警備部隊,同時與菲律賓建立有關南海問題的情報交換體制。

日本新聞網評論稱,玄葉此次東南亞之行,是為了日本首相野田佳彥11月訪問東南亞與相關國家簽署合作協議做準備。這也意味著,日本準備全面介入南海主權問題。

  共同社報導稱,在本次東亞峰會上,玄葉計劃和美國一起,呼籲在東盟內構建多邊磋商框架。不過日方的設想可能會遭到反對。除此之外,玄葉訪問東南亞的另一目的在於,加強日本與經濟持續發展、基礎設施建設突飛猛進的東盟各國間的經濟交流。預計玄葉將於15日回國。

玄葉計劃11日從成田機場出發,首先出訪新加坡並與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會談,就該國參與的“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TPP)”談判交換意見。 13日玄葉將訪問馬來西亞,就該國建設高效能源利用的下一代環保城市等基建項目,向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宣傳日本企業。玄葉還將於13、14日訪問本屆東亞峰會主席國印度尼西亞,與該國外長馬蒂等會談,呼籲為東亞峰會獲得成功而合作。

參考資料 2.

日媒披露日本與東盟峰會宣言將涉及南海問題

2011年11月08日13:56 來源: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11月8日電據日本共同社8日報導,日本與東盟國家首腦會議將於本月18日在印度尼西亞峇里島舉行,共同社披露了該會議草案內容,草案提及將促進和平解決南海問題及合作,加強海洋安全。

據報導,草案強調,日本與東盟國家首腦雙方認為“連接東盟與日本的南海海域的和平與穩定對地區繁榮不可或缺”。 為實現南海的和平與穩定、確保航行自由,草案提出應早日制定具有法律約束力的“行動規範”;將依據和平解決爭端的國際法各項原則,促進和深化日本與東盟在海洋安全領域的合作。 據報導,此外,該次會議還將通過“2011至2015年行動計劃”。計劃草案中提出,日本與東盟將在海事機構及海岸警備隊的訓練、信息共享和能力強化等方面開展合作。

此前,中國外交部曾多次就南海問題表態中方強調,南海爭議應由直接有關的主權國家通過談判加以解決,這是中國與東盟國家在《南海各方行為宣言》中達成的共識。中方認為,《宣言》應忠實和全面地得到落實。

中國外交部同時表示,希望域外國家多做有利於南海地區和平穩定的事,尊重和支持域內國家通過當事國協商談判解決南海爭議的努力。 將南海問題拿到多邊場合討論,無助於爭議的解決,只會使問題複雜化。

參考資料 3.

南海爭鋒 東協對中包圍網成型

[自由時報] [2011-11-08 15:27:40]

南海爭鋒 東協對中包圍網成型

〔編譯林翠儀/綜合報導〕日本在野田政權上台後,不但明顯地與美國加強同盟關係,更以美日同盟的基軸拉攏包括東南亞國協(ASEAN)在內的亞洲國家,目的是為了制衡正在崛起的中國。日本共同社八日報導,十八日將在印尼舉辦的日本與東協峰會,可望在共同宣言中提及和平解決南海問題,及合作加強海洋安全;分析中也指出,東協的「對中包圍網」似在形成當中。

中國對南海主權的強硬姿態 鄰國聯手抗衡

這則發自雅加達的報導中指出,十八日在印尼峇里島舉辦的日本—東協峰會,將以二○○三年通過的「東京宣言」為基礎,在新宣言加入「海洋安全合作」,明確展示出在南海問題上與中國對抗的姿態。宣言草案中指出,為實現南海的和平與穩定、確保航行自由,應早日制定具有法律約束力的「行動規範」,依據國際法各項原則,促進和深化日本與東協在海洋安全領域的合作。

峰會還將針對雙方如何促進區域和平、穩定與繁榮通過「二○一一至一五年行動計畫」。計畫草案中提出五大策略,分別是:加強雙邊政治與安全合作、加強建立東協共同體的合作、提升日本與東協的連結性、加強防災合作與共同因應區域和全球挑戰。據此,日本與東協將在海事機構及海岸警備隊訓練、訊息共享和能力強化等方面展開合作。

事實上,以「多邊解決」南海主權問題,是美日在今年中達成的共識。日本首相野田佳彥上台後,明顯地走回日美同盟的外交基軸;新任外相玄葉光一郎不但積極訪問美國,十月中並前往新加坡、馬來西亞及印尼三國訪問,串聯東協國家的行動轉為積極。玄葉走訪東協國家,也被解讀是為首相野田佳彥計畫在東亞峰會上,提議成立海洋安全問題國際會議而鋪路。

東亞峰會 美俄首度聯袂參加

這次的東亞峰會將於十九日在峇里島召開,由於美、俄兩國都將參加,因此備受矚目。東亞峰會的參加國原本包括東協十國和中、日、韓、印度、澳洲與紐西蘭;加入美、俄後,使得該機制擴大至亞太十八國,也令中國無法獨大。

另一方面,日本的積極動作似乎也獲得正面回應。九月下旬菲律賓總統艾奎諾三世訪日,日菲雙方就加強南海安全合作達成共識;十月下旬越南國防部長馮光青訪日,和日本防衛相一川保夫簽署了有關加強兩國防衛合作與交流的備忘錄,這是越南國防部長十三年來首次訪日。

共同社分析指出,中國不顧國際慣例,主張擁有南海主權,引發越南和菲律賓等國強烈反對。越南在九月已成功拉攏印度,參與南海的油田開發。在東亞峰會即將召開之際,一個「對中包圍網」似乎正在逐漸形成。不過,分析中也指出,東協的新宣言勢必引發中國反彈;另一方面,東協許多與中國並不存在主權爭議的國家,在貿易利益考量下,對於「對中包圍網」能否取得效果仍持懷疑態度。

檢視次數: 287

© 2018  

台灣民政府 中央會館 Central Government Headquarters
新竹州桃園郡33391龜山鄉員林坑路100-1號  (03) 355-6363
No.100-1 Yuanlinkeng Road, Guishan Township, Taoyuan County Hsinchu state. 33391, Taiwan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