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論法 Argumentations on the Status of the Spratly Islands and the Paracel Islands

 萬國公法架構內南沙諸島和西沙諸島之法理地位

有關日本和南海諸島之關係,眾說紛紜,特別是最近越南和中國幾乎有「爆發武裝衝突」的可能性,台灣民政府有必要再次專案探討,並提供日本外務省和美國務院做參考,如下:


A. 日文文獻說法

1. 南沙諸島之行政區分是依昭和13年(1938年)12月23日外甲第116號閣議之決定改稱新南群島而編為台灣高雄市之一部份.

2.  "昭和14年3月30日付の台灣總督府令第31號により, 新南群島が大日本帝國の領土として, 台灣高雄市ni編入した."

依昭和14年(1939年)3月30日總督府令第31號, 新南群島為編入台灣高雄市之大日本帝國領土.

3. 依臺灣總督府於1944年所出版之最後一冊統計書, "臺灣總督府第四十六統計書", 在"土地"方面明確記載:

臺灣全島 = 臺灣本島 + 澎湖島 + 新南群島

臺灣全島的極南及極西都是高雄州高雄市新南群島.

 

B. 漢文文獻說法

1. 1939年3月30日,日軍佔領南沙太平島。

2. 1939年4月9日,日軍將盤據在太平島之法國軍隊及越南漁民全數驅離。

3.  1939年4月28日,台灣總督府告示第122號宣佈「西沙諸島(平田群島)及南沙諸島」之各島更改島名,統稱「新南群島」,編入台灣高雄州高雄市。

綜合文獻記錄,確定包括南沙諸島及西沙諸島之新南群島,至1944年已確定是日本之台灣高雄州高雄市一部份。


C. 舊金山和平條約規定                                           

Article 2(f): "Japan renounces all right , title and claim to the Spratly Islands and to the Paracel Ialands." 日本放棄對南沙諸島及西沙諸島之一切權力、權利及主張。

依文獻記載,無論「新南群島」其是依何法令或在何時點被編入台灣高雄州,地理上南海諸島主權若確實是如滿洲之歸屬中國,則日本對其並無處分權。因此,由和約Article 2(f)條文內容,足以推論盟軍承認由「南沙諸島及西沙諸島」所組成之「新南群島」,在1951年9月8日和約簽署之時點,歸屬日本所有。

就法理言,無論是於1937年間被編入台灣台北州之「尖閣諸島」,或是於1937年9月間,被編入台灣澎湖廳之「東沙諸島」,或是1939年4月間,被編入台灣高雄州之「新南群島」,皆隨著台灣於1945年4月1日(日天皇昭書)被編入日本,成為日本神聖不可分割國土一部份。

在1945年4月1日時點,就「主權擁有(to own sovereignty)」而言,日本對台灣之主權是及於個別為國土一部份之福爾摩沙島、尖閣諸島、南沙諸島、西沙諸島、澎湖群島、東沙諸島。然,就「主權運作(to exercise sovereignty)」言,日本對「福爾摩沙(Formosa)」之主權權利是及於其轄內之尖閣諸島、南沙諸島、西沙諸島。對「澎湖(the Pescadores)」之主權權利則是及於其轄內之東沙諸島。

因此,在1952年4月28日時點,美國依和約Article 23(a)為主要佔領權國身份,在日本依Article 2(b)放棄恢復對「福爾摩沙(Formosa)及澎湖(the Pescadores)」之主權權利後,在戰爭法架構內,是基於「征服事實(fact of conquest)」而對福爾摩沙(Formosa)和其轄內之尖閣諸島、南沙諸島、西沙諸島,及澎湖(the Pescadores)和其轄內之東沙諸島享有「佔領權(rights of occupation)」。

其中,福爾摩沙島、澎湖群島及東沙諸島,美國杜魯門政府是在1952年4月28日和約生效後,委由本質為中國殖民政權之台灣治理當局代理佔領。至於尖閣諸島,尼克森政府則於1972年5月15日,將其政策性當做琉球列島一部份而歸還予日本。在南沙諸島及西沙諸島方面,目前是由對日多邊和約簽署國之菲律賓、越南、印尼,對日雙邊和約簽署國之「中華民國」及非對日和約簽署國之中華人民共和國、馬來西亞、汶萊,依「先佔原則」各自對在日軍勢力撤離後,所佔領島礁宣示主權。

事實上,南海諸島於1945年4月1日隨台灣編入為日本之國土一部份,並非國際法所定義之無主地。日本在舊金山和平條約架構內,依萬國公法對南海諸島有「殘存主權」,美國則是有「法理佔領權」。因此,日本才是主權國,美國則是佔領國。日本依和約Article 2(f)放棄恢復對南海諸島主權權利後,美國對於有關國家在南海諸島之佔領,除了保留「追討權(right to recover)」外,當然也有權將南海諸島比照尖閣諸島歸還予日本。


D. 結論 

1. 中國方面一向宣稱:自古已知釣魚台列島及南海諸島之存在。然而,就國際法理言,對無人地,如只是「發現(discover)」,而無經「宣示(claim)」、控制(control)及編入(incorporate)」程序,並不構成「領有(own)」。

2. 中國方面必須承認中國依馬關條約(日稱下關條約),將管理「臺灣全島、釣魚台列島、澎湖群島」之權永遠讓與日本。因此,中國必須承認日本在1937年之將尖閣諸島編入台北州宜蘭郡,以及在1945年4月1日,將台灣編入日本。此外,東沙諸島、南沙諸島及西沙諸島,也皆因被編入台灣,而同時被編入日本。

3. 基於萬國公法之拘束,對日多邊和約並無法規定日本將其對「福爾摩沙島連同尖閣諸島、澎湖群島、連同東沙諸島」以及「南沙諸島連同西沙諸島」,為新南群島之主權讓與任何國家,日本只能放棄主權權利。就法理言,對於上述諸島,毫無疑問,日本是仍保有「殘存主權」之主權國,美國則是佔領國。南海爭議所涉及的,應不只是各國之「利益競爭」,也涉及「歸屬確認」。可以理解,日本政府對南海問題不能毫不關心,以及美國政府不支持任何國家,對南海諸島宣有主權立場。原來如此。

4. 在1945年4月1日,戰火中所運作之「台灣編入」,不但被征服日本之美國所忽視,也被執行編入之日本所遺忘,讓中國得以趁虛而入,致造成至今仍無法解決之台灣問題、尖閣爭議及南海爭議之根本原因。然而,在舊金山和平條約架構內,美國依萬國公法是完全有立場,在符合美國利益前提下,決定「何者(which)、何時(when)、如何(how)」,逐一完成「日屬美佔」領土之地位正常化。

5. 儘管南海周邊諸國互不甘示弱,各自宣有南海主權,但是,基於南海諸島地位依國際法,是日屬美佔之事實,南海地區若不幸被美國國防部長蓋茲言中,因主權爭議而導致如中國對越南或中國對菲律賓之戰爭,無論戰勝方或戰敗方為何,交戰國間之戰後和平條約條款中,若有涉及領土割讓則是荒謬,不合國際法規範,將突顯原來南海諸島是台灣全島之部份,而日本依舊金山和平條約Article 2(f),對南海諸島尚保有殘存主權之事實。南海問題追根究底,將觸及台灣地位,南海諸島之法理主權國日本是基於「主權義務」,而法理佔領國美國,則是基於「佔領義務」不能置身事外。

作者:林 志昇(武林 志昇˙林 峰弘)

福爾摩沙法理建國會  執行長

2011/06/12 

                                                                                                                                                                                                                                                                                                                                                                                 南海主權爭議 蓋茲憂爆發衝突

〔編譯魏國金/綜合新加坡六月四日外電報導〕美國國防部長蓋茲四日矢言,美軍將以新式高科技武器為後盾,在亞洲維持「穩健」的角色。他同時警告,除非出現領土爭議的南海國家採取機制,和平解決爭端,否則南海恐爆發衝突。

對亞洲安全承諾不打折

蓋茲四日在新加坡出席由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贊助的年度「香格里拉對話」會議,他對著亞洲各國國防部長與高階將領發表演說,力圖安撫疑慮中國崛起、同時又憂心美國恐因財政吃緊而擁抱新孤立主義的亞洲各國,強調華盛頓對該區的承諾不會打折。

他說,美軍將透過與澳洲分享在印度洋的設施及在新加坡部署新的近岸作戰艦艇(LCS),以擴展其影響力。LCS是快速輕盈、旨在沿岸淺海水域執行任務的艦艇,而新加坡週邊水域則是全球最繁忙的商業航道。

任職逾四年、即將於本月底卸任的蓋茲指出,美軍部署的方式,將「維持我們在東北亞地區的能見度,同時加強在東南亞與印度洋的能見度」。由於中國國防部長粱光烈也在演說現場,蓋茲並沒有特別提及中國擴充軍力所引發的危機。

他說,即使五角大廈將服膺總統歐巴馬的命令,至二○二三年前刪減四千億美元國防支出,但美國國防部仍將找出經費,以維繫「空中優勢與機動性、遠程攻擊、核子遏阻、海事介入、太空與網路、情報與偵查」的實力,他說,這證明華府對於亞洲並非空口說白話,而是「將錢投注於嘴上提到的世界此一區塊,未來也將持續如此」。

中國是亞洲國家中,唯一有廣泛計畫,以發展上述相關反介入武器的強權。美國國防部一名高級官員透露,蓋茲與粱光烈三日晚間舉行閉門會議,期間中方代表再度對美國軍售台灣表達不滿。

蓋茲特別提到南海領土爭議,他說︰「我擔心沒有行事規則、沒有處理問題的共識方法,南海恐將爆發衝突,我認為這對誰都沒好處。」

甫在一週前,越南指控中國海監船切斷越南「國家油氣集團」一艘探油船的水下電纜,「嚴重違反」國際法。而上週,馬尼拉抗議中國船隻在菲國所屬的南沙島礁卸除建材,菲國擔心中國將廢除不在南海爭議島嶼建設新建物的承諾。菲律賓總統艾奎諾三世三日說,對中國今年七次入侵菲國海域,菲律賓將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向聯合國提出申訴。

蓋茲四日有關南海問題的談話明顯比去年緩和,例如他被問到,中國在南海的挑釁行為是否與「和平崛起」相衝突時,回答「我認為還不到那個程度」。去年他在「香格里拉對話」上,曾公開要求中國遵守國際法,接著國務卿希拉蕊在隔月訪問越南時,就宣稱南海攸關美國國家利益,令北京勃然大怒。華府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的亞洲專家事務葛來儀說,蓋茲四日的談話,意在向亞洲各方發出「美中會好好相處」的訊息。

   

中評社北京6月29日電/人民網-《環球時報》近期,南海爭議各方劍拔弩張,再度緊張的局勢引起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有關國家及人士認識上的誤區成為對南海問題推波助瀾的重要原因。

  一是誤認為中國主張的是整個南海海域的主權,極大誤解甚至是惡意曲解中國南海權利主張。筆者認為,中國的南海權利主張主要包括三層含義:1、中國享有九段線內全部島礁及所屬領海的主權。中國1958年《領海聲明》、1992年《領海及毗連區法》及有關“中國對南海諸島及附近海域擁有無可爭辯主權”的外交聲明提供了這一法律依據;2、中國作為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締約國,享有九段線內沿陸地領海基線及符合條件的島嶼領海基線向外200海里的專屬經濟區及最大不超過350海里的大陸架的主權權利及專屬管轄權;3、根據1982年公約及中國1998年《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法》有關歷史性權利的規定及國際法院的相關判例,中國優先享有九段線內中國專屬經濟區以外海域的捕魚、自由航行及海上行政執法等歷史性權利。與周邊權利主張國相比,中國擁有更充足、更久遠、更有說服力的證據,如1958年越南總理範文同承認南海諸島歸中國所有的照會等就是有力的證據。

  二是誤認為中國只能採取和平方式解決南海問題。早在1984年鄧小平就對南沙爭端提出了兩個選項:“一個辦法是我們用武力統統把這些島收回來;一個辦法是把主權問題擱置起來,共同開發”。基於睦鄰友好的和平政策,中國確定了以和平方式解決南海爭議的選項。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中國沒有使用武力收回被佔島礁的權利。對此,1945年《聯合國憲章》第51條及聯合國有關決議提供了充足的國際法依據,即當一個國家遭受侵略等武力攻擊時,受害國有權行使自衛權收回被佔領土。據此,中國有權隨時使用武力收回被佔島礁,更有權隨時佔領、管控九段線以內全部的無人島礁。周邊有關國家將中國和平解決爭端的政策誤讀為中國無權或無力使用武力,多年來貽誤了中國與域內國家苦心搭建的和平解決爭議的平台。
 

三是誤認為域外大國的介入是解決南海問題的幫手。為了制衡中國,部分國家採取了拉住域外大國對抗中國的做法。殊不知這種做法不僅無助於問題的解決,還激化了矛盾,使自身承擔了更大的風險。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拉住域外大國,必然要付出滿足這些大胃口國家利益需求的代價;對抗中國,必然會損害與中國的貿易往來。換取的卻是彼此間與中國的矛盾激化和域外大國沒有切實保障的空頭承諾。一旦發生武裝衝突,域外大國鼎力介入的可能性甚微,因為他們不會視與中國的更大利益於不顧。

  四是誤認為中國倡議的“共同開發”是可有可無的建議。中國保留主權,擱置爭議,倡導共同開發南海資源是務實而有誠意的建議。周邊有關國家卻置之不顧,持續與域外國家公司合作,單方面開採油氣,每年在南海地區開採石油6000萬噸,天然氣400億立方米,形成“我方擱置開發,未打一口井,他方油井林立,競相單獨猛采”的局面。對此,中國民眾與職能部門逐漸失去耐性,著手開採南沙資源已成為各界人士共同的呼聲。同樣是開採,與域外國家合作會激化矛盾,與中國合作會緩解矛盾,如果有關國家執意要激化矛盾,那只能是咎由自取,後果自負。

  奉勸有關國家能多做對地區和平穩定有利的事情,與中國共同努力,切實落實好《南海各方行為宣言》。

檢視次數: 281

© 2018  

台灣民政府 中央會館 Central Government Headquarters
新竹州桃園郡33391龜山鄉員林坑路100-1號  (03) 355-6363
No.100-1 Yuanlinkeng Road, Guishan Township, Taoyuan County Hsinchu state. 33391, Taiwan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