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 駐中國大使 駱家輝的中國發現

我是一位華裔,當初奧巴馬總統讓我到這裏來時,以為我的面孔會給中美關係帶來很大轉機,可惜事與願違,我這張臉孔並沒給中美關係帶來多少好運。

中央電視臺和光明日報接連地批評我,讓我沒想到。

首先是我坐飛機坐了經濟艙,讓中央電視臺的記者芮成鋼以為美利堅合眾國很窮,窮到大使出門坐經濟艙。

我向他們解釋了美國官員出差全是坐經濟艙,這位元記者還是半信半疑,繼續在微博上諷刺我。

也許這位元記者習慣中國領導出門坐商務頭等艙,旁邊坐5個警衛的行頭,我當時想告訴這位元記者,你們的官員在浪費納稅人的錢,後來一想,這位元記者的智商可能聽不懂。

我想告訴他,美國人不缺錢,因為中國人總借給美國錢,我也沒說,我還是怕這位元記者聽不懂。

我懷疑他的頭腦裝的是不是水。

其次,我下飛機後,坐計程車到大使館,讓孩子上普通的打工子弟學校,結果竟招致一位相曉冬在《光明日報》作文批駁我,說我想用此分化中國。

這位作者可能習慣了許永邁許三多出門有  5 輛警車開道的陣勢,習慣了領導開車撞倒他們揚長而去,習慣了領導睡 90 位女人的淫蕩,儘管其中這些女人中很可能有他的親戚,他不以此為恥,反以此為榮,漸漸地,他們不習慣部級官員輕車簡從了。

也許被侮辱習慣了,他們不習慣被尊敬。

在受虐狂面前,你必須當施虐狂,否則他們不會尊重你。

我記得很小的時候,我的祖父告訴我,孩子,不要忘記你的根在中國,今天我回到的根之國,結果發現根腐爛了。

輕車簡從就能分化中國,我的根之國,你怎麼了?

難道我非要像許三多一樣,才能讓你們中國人高興嗎?

你們是受虐狂嗎?

我把我的孩子送往普通打工子弟學校,這竟然引起中國人不滿。

與此相反的是,當很多中國權貴把自己的孩子送往美國高等學校時,美國人絲毫不會驚訝,因為我們美國人知道,腐敗權貴有的是錢。

在我們美國人的眼裏只有一個觀念,人人平等,不因為你的父親是誰,你就高人一等。

雖然我來中國不到一個月,看到很多小孩子闖禍,說出他父親的名字,讓我搞不懂。

在美國沒有這個現像,美國只允許美國人在國外闖了禍,很自豪地說我是美國人,絕對不允許他們在國內搞特權。

在美國,年輕人在國內活著不靠爹不拼爹;美國只允許美國人在國外遇到困難拼政府,他們只想說,我是美國公民,就像中國年輕人在國內說自己是誰的兒子。

只要是美國人,不管你走到那裏,美國總統和政府會保護你。

前年,有兩位元美籍華人女記者被朝鮮扣留,前總統克林頓親自飛到朝鮮解救,這就是美國政府的力量。

以上就是我的感想,我的信念。

不過,我還是以為中國的記者還是有好人,像持有美利堅合眾國綠卡的劉芳菲,像把孩子生在美國的孫曉梅。

有時一看中央電視臺的節目是,很多拿有美國綠卡的嘉賓們在電視侃侃而談,有時甚至在批評美國,我心裏很高興,這些人潛伏的真好。

如果有一天,芮成鋼到我的大使館申請美國簽證時,我一定提醒我的簽證官,美國不歡迎腦子進水的記者。

檢視次數: 851

© 2018  

台灣民政府 中央會館 Central Government Headquarters
新竹州桃園郡33391龜山鄉員林坑路100-1號  (03) 355-6363
No.100-1 Yuanlinkeng Road, Guishan Township, Taoyuan County Hsinchu state. 33391, Taiwan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