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戴旭上校的最新演講


為甚麼我們周邊會出現這些事情?

大家可以回想一下,進入2009年幾乎每個月都有關於中國的消息傳來,遠的不講,奧巴馬剛剛上台,便和日本密謀關於針對中國的很多事情,我們的很多人都還被蒙在鼓裡。

5月份是馬來西亞、越南、菲律賓一塊兒提出把南沙群島併入他們國家最囂張的一個月,在這個月美國的軍艦連續在南海和中國的軍艦、漁船發生衝突,到6月份的時候,印度一下子增兵6萬,在這6萬裡面有2個山地步兵師加1個炮兵師。所以在6月份的時候我又去了一趟成都,是因為它這次增兵。

到8月份的時候我又去了一趟,7月份的時候日本宣佈要在與那國島駐軍,後來日本新政府上台以後,這個消息暫時停下來了,現在是擱置,但是它的國防部長已經宣佈要在這個地方駐軍。


就在這個月,新疆發生7?5大屠殺,6月份印度增兵的時候我在成都,我從成都去了新疆,我從新疆回來不到20天,烏魯木齊發生大屠殺,它屠殺的地方我全都去過。

還是在7月份,印度自己製造的核潛艇下水,還要宣佈再建4條,然後日本邀請熱比婭訪問,同時希拉里又跑到印度宣佈要和印度建立戰略夥伴關係,大規模出售軍火,同時又回到泰國,然後台灣又邀請達賴一系列的事件。

8月份澳大利亞借力拓案在政治上攻擊中國,它發表了一個白皮書,白皮書上公開的宣稱要和中國打一仗。

到8月的下旬,緬甸果敢就發生了殺中國人的事件,這個事件一會兒我再講。


我從新疆回來到北京基本上沒有停過,果敢的槍聲一響我又過去了,直到聽到那邊的槍聲熄滅我才回來的,我從那邊又去了朝鮮半島。

到9月份,就是奧巴馬宣佈對中國加徵關稅,這是一個經濟事件,就在同一天,中國宣佈要對美國的肉雞和其他的產品進行調查的時候,這時候美國宣佈派助手到印度,到達賴的駐地見達賴。

就在9月15號,美國情報部門出台報告,公開的把中國、俄羅斯、朝鮮和伊朗一起列為危害美國國家利益的假想敵。

它的國防部長公開宣佈要研制新型的戰略轟炸機B—3對付中國,10月份,就我們閱兵過後不久,前幾天台灣突然大規模的試射導彈,那不是小數,而且這個導彈不是小導彈,全是大的導彈,有很多導彈可以打到新疆,基本上可以覆蓋大陸全境。

這些東西集中在2009年奧巴馬上台以來,我說的還只是一個輪廓,很多的事件全都上網了,只是我們的政府出於其他安定的考慮,沒有有意的宣傳這些事件。


昨天我在飛機上看到我在《環球時報》發表的一篇文章,是批評印度的,印度現在在中印邊境上非常的囂張,它囂張的舉動我能舉出10個到20個,但是由於這種事情不是今天的主題,我就不展開。

這些事情都圍繞中國的周邊,連續不斷的出現,這是為甚麼?那就是說我們中國周邊的局勢已經被包圍了,甚麼形勢的包圍呢?我把它形容為C字型的包圍圈,這是我自己提出的。

我們看看這個字母,在冷戰的年代,中國被包圍就是處在海上被包圍,也就是美國50年代發動朝鮮戰爭的國務卿杜勒斯,當時宣稱要對中國實行新月形包圍,就是從日本列島到南海群島,也就是從海上封堵中國,僅僅是一個新月形,像一個月牙一樣。

今天這個包圍就不是這樣的,它是從月牙這個地方又從陸地上延伸到中亞,伸到蒙古,現在我們看一個視頻。

鳳凰衛視《軍情觀察室》介紹中國被包圍的情況片斷播放)

這是我8月18號發在《環球時報》上的一篇文章,當時是跟復旦大學的沈丁力圍繞同一個問題,就是未來10年中國會面臨一個甚麼樣的安全形勢?

他的觀點是中國不會面臨戰爭,我的觀點是有可能會面臨戰爭,而且不止一場戰爭,這篇文章發完以後,香港衛視還有台灣的淡江大學、美國的海軍學院以及周邊的很多國家都引起了重視,因為我只不過是說出了一個現實,這個現實在我說出不久,一個日本評論家沿著我們國家的周邊走了一圈,這個人叫宮崎正弘,他作為局外人用了一年的時間,實際上我用了10年時間,我在國內走,他在國外走,他在國外走完以後得出的結論和我一樣,他說:

中國是一個完全被地緣政治包圍的國家,因為它的周邊是軍事基地、軍事聯盟、核武、賭場和毒品,還加上恐怖主義,被全面的包圍。

剛才馬鼎盛說我們現在已經不是吳下阿蒙了,我們已經不允許美國的U—2到我們的天空上隨便來了,不像50年代,當然馬鼎盛畢竟是一個地方人士,對很多的情況他並不清楚。

美國的U—2雖然不來了,但是美國的另外一種飛機還在我們國家的上空飛行,所以在上個月,我在南通的市民大講堂上說到這個問題以後,當時就有一位老先生心臟病突發,南通人愛打像麻將一樣的長牌,男女老少都愛打。

我說:就在你們打長牌的時候,美國的B—2轟炸機就在你們頭上轉了一圈了。所以一個老先生拄著拐杖一下子就摔倒了,我說我感覺到心情很沈重,非常不好意思,我希望今天不要出現這樣的場面。

美國的B—2戰略轟炸機可以掛20噸的核導彈,曾經以2架並列的方式沿我們華南、華東,從我們的上空經過,在上海曾經有市民看到過,當時認為是不明飛行物,這個飛機非常的大,兩個翅膀加起來有七八十米,這麼大的飛機在空中,我們居然一點都發現不了,因為它在空中顯示的雷達反射面積只有乒乓球這麼大,也就是像一個麻雀一樣飛過天空,很難發現,所以叫隱身戰略轟炸機,作戰半徑是1.2萬公里,1999年炸我們大使館的就是這個飛機,中國人應該非常清楚。

它現在還在過,我們拿這個飛機也沒有辦法。也就是說我們今天的防空並不像馬鼎盛先生說的,已經可以保證我們不受外敵威脅,這就是看我們國家周邊是甚麼樣的情況。

美國對我們國家的包圍分兩個方面,就是一條線分兩段,第一段就是它的海上包圍圈,海上包圍圈的起點在日本,實際上從冷戰以後,日本的國策就已經轉向了中國,大概是1991年開始轉向,它原來是美日聯盟對蘇聯,並且以中國為它事實上的盟友,後來蘇聯解體以後,日本就把矛頭全部轉向中國,在日本現有的三軍自衛隊裡面,它從陸軍里拿出一半組建了離島部隊,有5.5萬人,加上它的海軍和空軍,專門用於西南方向,就是釣魚島方向。

他們叫“有事”,實際上就是將來在台海問題或者在東海問題上發生衝突以後日本的一個常設部隊,它不像我們的部隊,我們的部隊目前不設假想敵,也沒有專門對付哪個國家的軍隊,它就專門成立這樣的軍隊,專門對付中國,專門應付西南方向成立這麼一個部隊。

同時日本現在還向聯合國申請一個衝之繩鳥礁,這是一個島礁,這個島礁平時在水下,離水面大概有幾米。

由於是島礁不能住人,所以不能申請為領土,日本人現在幹甚麼呢?日本的科學家現在正在這個島礁上養珊瑚,大家可能知道珊瑚在不斷的長,長到最後不斷的死,死了以後就可以突出水面,突出水面以後就可以向聯合國申請為日本的領土。

日本一旦把這個地方申請為它的領土,日本就可以增加42萬平方公里的國土。關鍵是它這個地方連著美國的關島,關島是美國在亞洲的領地,也就是說日本一旦把這個地方申請為他們的領土,那麼日美這兩個國家的國土就連成了一片。

連成一片是甚麼意思?

就是說美國和日本B2島這塊從法律上到行政上就框死了,不僅是軍事上的問題。


它的第二個點就在琉球,日本列島往前面走還有一個琉球,這個點現在在我們很多中國人的意識中已經把它當成日本的領土了,但是我從學術的角度不斷的提出,我說琉球不是日本的國土。

在今年的7月份我在《環球時報》上寫過一篇文章,當時是有一個代表團跟他們談判這個問題,我怕他們有些人腦子犯糊塗跟他談地理問題,但是現在跟他們談,我們一直堅持一個原則,就是按照聯合國的《海洋公約》,看這個東西到底是按大陸架談,還是按海上分界線談。

我說這些原則都不對,我們國家對外領土領海的談判,我個人認為應該堅持歷史權益優先的原則。甚麼叫歷史權益優先?

就是誰擁有這個地方,誰最先發現、最先使用的,那麼就是誰的,而不應該看這個地方離誰近。

聯合國《海洋公約》是1982年才出台的,我們使用這個地方有多長時間呢?所以我就寫了一篇文章,我說中日之間沒有領海爭端,哪有領海爭端?我說中日之間還隔了一個國家——琉球國。

為甚麼呢? 因為琉球國如果不能算成中國的領土,它也不應該算成日本的領土,因為它原來是我們的附屬國,大家都非常清楚,1879年被日本並為他們的領土。

琉球人被日本稱為華族,甚麼意思呢?

在日本人心裡,他們都認為這些是華人。

因為琉球的國王是需要被中國皇帝冊封的,不是兒子也是外孫的意思。

固然我們今天不能把它當成我們的一部分,但是在民國的時候,我們的國民就是把琉球視為中國領土。

你們回去可以讀一讀聞一多的《七子之歌》,他怎麼說的?他把琉球當成台灣的腹地,是我們家族的一個兄弟,誰都沒有把琉球當外人。

但是琉球國就在1879年被日本並了,因為中國當時正處在衰落的階段,並了就並了,清朝也沒有敢吭氣,這個事也就算了。

但是在1945年的時候中國曾經有兩次機會收回琉球,在座的可能也都很清楚,1945年二戰結束以後,羅斯福兩次向蔣介石提出,把琉球群島還給你,你能不能派孫立人的遠徵軍到日本來作為佔領軍。

當然美國軍隊非常害怕日本人,因為他跟日本人一打仗,他發現日本人根本就不是人,全都是野獸,有神風敢死隊,包括戰敗以後所有的老百姓都跳出來了,他就發現這根本不是人類,這個民族非常凶悍,他就怕美軍登陸日本以後,可能對美國的佔領軍引起很大的麻煩。

他認為中國人被日本人欺負了很多年,特別仇恨日本人,讓中國人去做佔領軍,他們就去一些領導人,去一些軍事機構,他心裡就比較踏實,而且特別點名孫立人的軍隊去。

孫立人的軍隊就是遠徵軍,前不久我們看的一個電視劇《我的團長我的團》裡面的那個部隊,就是孫立人的部隊。

孫立人的部隊前面被打的是杜聿明的部隊,孫立人的部隊就在印度接受了美式裝備,換了美國的軍裝,拿了美國的機關槍、大炮、火焰噴射器,後來把日本人打得夠嗆。

孫立人有一個特點,他每仗打勝以後抓到日本的俘虜,他審問俘虜非常簡單,他就問日本軍人兩句話:你到過中國大陸沒有?“到過”。

到過的站到一邊,沒有到過的站到另一邊。

就這麼簡單,再也不問了。後來問完以後,凡是到過的一律活埋。當時美國想派孫立人,一個是孫立人比較能打,再一個是孫立人畢業於美國的西點軍校。

他們也覺得中國人對日本人充滿仇恨,作為佔領軍以後,一定會鎮壓日本,所以就向蔣介石提出把10萬遠徵軍派到日本來,作為佔領軍,然後把琉球群島還給他。蔣介石沒有答應,第二次又提出,說來五萬人就可以了,還是把琉球群島還給他,蔣介石還是沒有答應。

這個機會就放過去了,放過去之後,今天就成為中日之間一個大的麻煩,因為琉球群島前面還有一個釣魚島,釣魚島在琉球群島和台灣島之間,它其實是屬於台灣,但是是介於台灣與琉球之間,日本既然把琉球視為自己的領土,他也認為釣魚島也屬於琉球群島的一部分,可是在我們的觀點中,它應該屬於台灣群島的一部分,因為它離台灣最近。


雙方就圍繞這個地方又埋下了一個火種,這是美國有意設計的。

由於蔣介石沒有接受美國的邀請,美國軍隊就自己在琉球群島上駐軍了,把它的海軍、空軍全部駐在這個地方,作為一個非常大的軍事基地駐在這裡。美國就一直在觀察,他觀察未來中國和日本誰有可能成為美國的朋友,他就把這個地方交給誰。

大家也看了《建國大業》,中國的政治生態後來發生了變化,就和美國成為了敵人,雙方在朝鮮戰場上大打出手,開始成為不共戴天、勢不兩立的狀況,美國一看這個情況,顯然日本成為它的朋友,後來就把這個地方從法理上移交給日本,但是釣魚島沒有說是誰的,琉球群島就移交給日本了,日本人就把它變成沖繩。

今年2月份希拉里去就是在和日本簽一個協議,就是美國將把駐沖繩的部隊遷到關島。

這是甚麼意思?

它遷到了關島,這就是說在中國和日本之間,再也沒有一個勸架的了,也就是說中國和日本基本上處於面對面的狀態。

所以在2月份的時候我就寫過一篇文章,我說:由於美國和日本簽署這個協議,日本軍隊接管沖繩之後,由於和我國處於面對面的狀態,日本的態度將變得非常強硬,未來解決東海問題和釣魚島問題將變得非常不容易。

但是我沒有想到的是7月份日本又宣佈將在與那國島駐軍,我們可以看看它的位置,它離台灣只有110公里,距離東京有2112公里,比我們到南沙群島的距離還要遠,也就是說日本要在這個地方駐軍,當然後來麻生下來以後,新政府上來要和中國搞好關係,這個主張就暫時放下來了。

但是我們不能忘了,這是日本大戰略中的一部分,它早晚會在這個地方有動靜。


美國和日本加上印、澳、新等盟國,就在日本到琉球群島周邊,這麼多年進行了大規模的演習不下幾百次,基本上都是針對中國的。

在今年的4月份,海軍閱兵的時候,我們大家都知道,印度來了兩條比較先進的驅逐艦,當時我們還比較感謝印度,說印度人還挺給我們面子,把他最新的軍艦全都派過來了,但是4月23號我們閱兵完畢,4月24號,印度的軍艦直接從青島開到沖繩,和日本、美國進行大規模的海上演習,叫“反恐演習”,美國出動了航空母艦、核潛艇,日本出動的有宙斯盾、金剛級的大型驅逐艦一萬多噸,加上印度兩條比較先進的驅逐艦。

所以當時我在國際廣播電台做節目時就說:在沖繩這個地方有甚麼樣的恐怖分子,能夠值得美國動用航空母艦和核潛艇呢?

有甚麼樣的恐怖分子值得印度從印度洋上跑到這個地方來反恐呢?

這就是在日本方向針對中國的情況。


從日本列島再往前走,在這個包圍圈裡面還有一個重要的點就是台灣。

當然由於馬英九上台以後,兩岸的關係比較和諧,也就是說現在戰爭衝突的形勢看起來不怎麼緊張,當然我們不要忘了,台灣問題困擾了大陸多少年?

也就是說我們建國多少年,這個問題就困擾了我們多少年。

蔣介石的時候一直在反攻大陸,圍繞這個地方可以說是小仗不斷,一直到1958年還發生大規模的炮擊金門,我們的空軍和國民黨的空軍還在福建的上空進行過大規模的空戰。

直到後來,我們改革開放之後,雙方的形勢在蔣經國時代有過一陣短暫的和平時期。

但到李登輝上台以後,1996年我們又進行了一次特別大規模的演習,就是解放軍歷史上從來沒有過這麼大規模的演習,三軍大規模出動。

也就是在這次演習中,我們軍隊槍斃了一個少將,也就是說我們演習的很多重要的底牌被他透露給台灣,當時我們6枚導彈穿過台灣島,從台灣的上空打過去。

結果我們的導彈還沒有發射,李登輝就知道我們的導彈上沒有彈頭,他說是空炮彈。

這個情報就是總後的一個將軍劉連昆傳遞出去的,這個人前前後後為台灣做間諜做了9年,是目前唯一一個同時擁有兩岸少將軍銜的人,既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少將,也是中華民國國軍的少將。

從這點可以看出兩岸的形勢非常的不平靜,從1996年開始,兩岸就進入到風急浪高的階段,一直到陳水扁上來,可以說是非常的囂張,一直就奉行對大陸的挑釁對策。

也就是說僅僅從2008年馬英九上台以後,雙方才由緊張得對峙轉向相對的緩和。

所以在相當長的時間內,解放軍有一句口號,就是要以對台軍事鬥爭做準備,以對台軍事鬥爭拉開我們軍隊的全面現代化建設。

台灣島這個問題我們還不可以小視,只要它一天不回來,一天就是我們的麻煩。


在美國和日本兩個國家的作戰計劃中都有為了台灣不惜和中國發生大規模戰爭的準備,光是蘭德公司為了應對台灣問題,就有三套大的方案,其中一套方案就是未來台灣問題雙方發生衝突,將對中國的沿海、北京、上海進行全面的轟炸,包括中國的東北,這還只是局部戰爭,所以我們不能小看這個問題。

日本說得更明確了,日本有一個防衛次長說過,他說我們日本對大陸兩岸的關係是怎麼看的呢?

他說:大陸和台灣就是一對夫妻,夫妻之間平時吵架我們鄰居可以不管,但是當丈夫要拿刀殺老婆的時候,我們鄰居就不能不問了。

講得非常明確,這實際上就說明瞭日本的根本心態,就是你們平時怎麼吵架都無所謂,大陸真想要用武力把台灣拿回來的時候,那日本就不能不問了。所以我們應該知道台灣問題目前對我們大陸是一個甚麼樣的狀況,另外,兩個國家是怎麼想的。


台灣之後,也就是說海上包圍圈的終點就在南海。

在今年7月份,我跟深圳衛視的22度觀察做了一期節目,跟北京的徐光裕將軍,就是為了南海問題,我當時就覺得深圳人不僅是愛國,而且非常膽大,他問的很多話題非常的尖銳。

後來他問徐光裕將軍,他說:徐將軍,你認為我們在南沙問題上,我們最後的結果會怎麼樣?

徐光裕將軍說:我認為會雙贏。

他後來又問我:戴老師你認為會怎麼樣?

我說:不可能。哪有雙贏呢?

要麼就是他們拿走,我們全輸,要麼就是我們拿回來,他們甚麼都沒有,哪有甚麼雙贏的結果呢?

因為這個地方的情況跟其他的地方不一樣,領土的問題是不能談判的,就像鄧[自動屏蔽詞]同志當年在香港問題上跟英國人說的是一樣的,主權問題不能談判。

所以我們現在有很多的學者還在做著夢,懷著夢想通過外交談判、外交手段收回這個地方,事實上根本不可能。

而且在南海問題上,我也是目前中國人當中,寫的文章最多,呼聲最強烈的,就是力主民間、軍隊趕緊有所動作,趕緊進去。

為甚麼?就是因為在南海發現的石油和天然氣超過中東,目前已經發現的石油有500多億噸,不算天然氣,已經相當於第二個中東,如果再擴大一下區域,很可能超過中東。

這對於我們中國意味著甚麼?意味著你的未來。大家看現在有這麼多的車輛,可是目前我們國家的石油儲備不到一個星期。

而我們海上所有的石油通道全在美國手上卡著。如果美國要把我們這些石油管道關了的話,咱們一個星期就沒有油用了,不是多少錢的問題,是你根本沒有,所以我們一定要重視這個問題。

在這個地方,南海這些國家打了1100口油井,沒有一口是我們中國的。

今年2月份國家海洋局和北京大學中國戰略研究中心的一些人,召集我們幾個要制定一下中國的海洋戰略,後來叫我過去了。

叫我過去以後,我一聽他這個題目我就有點不太高興,我說:

你們怎麼現在才制定中國海洋戰略呢?

中國海洋已經被人家全部拿完了,你怎麼才制定海洋戰略呢?

你們這麼多年幹甚麼去了?所以這個數據我是從他那個地方搞到的。

我問:現在別人有多少口油氣井?

他說:別人有1100多口。

我說:我們呢?

他說:我們一口都沒有。

我說:為甚麼沒有?

他說:因為我們的體制,條塊分割,因為中央和地方內部的體制不健全。我說:不對,你在找藉口,因為你們貪生怕死,你們怕跟人家搞糾紛。

果然我這個主觀的推斷被我驗證了。

當時《環球時報》有一個記者,我不知道他是甚麼動機,他去採訪中石化的一個領導人。

他說:我們中石化為甚麼不去南海開發石油呢?

那個人說:這個地方不能去,這個地方能引起外交糾紛。

所以我就在我的博客上寫了一篇文章猛烈抨擊中石化,我說:

你自己的地方,人家都不怕發生糾紛,你怕甚麼呢?

你就是一個貪生怕死的行為。

所以說這種軟弱會導致我們將來在很多問題上根本沒有地方著手。

後來在和徐光裕將軍做這個節目中,我還說了一下,

我說:我們大眾一定要糾正一個觀念。

很多人到現在認為,包括周邊的國家(越南、菲律賓)也在說,他們以聯合國《海洋公約》為依據,

他們說:南海這個地方離我們的大陸架很近,離我們的領土很近,所以這個地方不是中國的。

離我們菲律賓也近,離印尼也近,離中國那麼遠,怎麼能說是中國的呢?你的大陸和那個地方的大陸架也不相連。

導致我們談判的領導人非常被動。

後來我在深圳衛視22度觀察中說,我一定要把這個問題講清楚,為甚麼這個地方離我們這麼遠,又不是在我們的大陸架上,它還是中國的。

這個東西我們就要看歷史了,聯合國《海洋公約》是1982年出台的,越南是1975年獨立的,那在越南獨立之前,這個地方是誰的?

我們發現這個地方,是在西漢時期。那個時候中國命名這個地方叫“千里藏沙,萬里石塘”。

那個時候越南是誰的?越南是我們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越南是我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歷史直到宋朝,到宋朝的時候變軟弱了。

這個朝代我後面還要講到,宋朝這個國家非常有意思,和我們中國現在有一比,很有錢,很富裕,很軟弱。

所以越南是我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到那個時候就變成可以分割的一部分了,它就變成了附屬國。

這時候就像琉球一樣,因為在宋朝以前,我們在越南設的都是郡,就像我們設一個省、一個地區一樣,叫安南郡,這些都是我們給它起的名。

到宋朝以後,它變成了附屬國,之後隨著中國朝代的更替,有時候我們中央的軍隊過去,就把它給滅了,滅了之後它又變成我們的一部分,然後等我們弱的時候,它又獨立了,等於說是晃來晃去。

到後來清朝衰落了,這個地方就被法國拿去了,大家都非常清楚,大家看一下近代史就知道了。

法國拿走以後,又被日本人奪走了,日本人失敗以後交給了美國,後來美國人又被日本人打跑了,越南才獨立,所以越南1975年才獨立。

這是全部的歷史,所以我後來講:

越南和南沙和我們中國,相當於甚麼關係呢?

我說這相當於兒子跟老子分家。

它現在長大了,翅膀硬了,它要獨立了,分家了,分家就分家吧,你可以把你的房子拿走,但是你不能把老子魚塘也拿走。

越南是我們中國一部分的時候,這個魚塘就是我們的一部分,你分家的時候把你的房子拿走了,我們並沒有要把魚塘給你。

但是我這段說完以後,咱們深圳衛視放的時候把這一段給拿掉了,白講了半天。我覺得這是一個基本的常識問題,講得非常通俗,它是真實的問題,我們應該明確這一點,全世界都應該明白這點,這是老子的魚塘,你們不能拿走。

其實到現在,我就覺得,我們和他們將來的談判,一定要拿這個例子和他們講,這是我們的魚塘,你是不能拿走的,固然你現在把它佔住了,那佔了是要還的。就像吳鎮宇說的: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你不能永遠不還,就是這個問題。


當然今天我們不講這個問題,我們就講一下,目前對我們的封堵到這個地方的情況。南海這些國家正在做甚麼?一個是大力挖我們的石油。所以我就主張我們堅決要過去,我說:你趕緊過去在這裡搞一個我們的海軍基地,到現在全國所有的地方我都跑遍了,唯獨沒有到南沙旅遊過。為甚麼呢?並不是我害怕他們,是因為沒有交通工具,坐我們海軍的小破船要跑好幾天,暈船暈得不得了。你要在那邊建個機場,我坐飛機不就過去了嗎。我說:你趕緊把它建起來。在《環球時報》上,為了南海的文章,我發了四五篇。所以我一直主張我們趕緊過去。你要不過去,那這個地方就是這樣。而且我們提出“擱置爭議,共同開發”,我認為我們說話不算數,我們擱置爭議,人家在開發,你為甚麼不跟人家共同開發呢?所以我覺得在這塊我們是說話不算數,共同開發你應該趕緊開發去,他開發了你也要開發。我當時在《環球時報》寫這篇文章也比較著急,我說:我們應該利用4萬億拉動內需的政策,鼓動全民下南海,給他政策,劃一片區域,捕魚的捕魚,挖油的挖油,把海軍往這兒一放,看著,海軍乾的就是這個活兒。所以我一直主張,但是到目前還沒有看到行動,但是我到目前還在呼籲,我希望趕緊過去,如果過去晚了的話,這個地方會非常麻煩。


在未來的5到10年,南海各國目前在做的事是甚麼?他們現在大概在2年到3年,引進的先進潛艇要達到36艘,其中光越南一個國家就有多少潛艇?我們國家才4條,它一下就買的6條。菲律賓從法國買先進潛艇一下就買10條。而且越南還買了遠程的戰略轟炸機,就是蘇聯的蘇30,這個飛機的作戰半徑是2500公里,那就不是針對南海的問題,整個海南島和我們深圳這個地方實際上都在越南的飛機威脅之下。還有它遠程的防空導彈,因為越南這個國家像一個黃瓜一樣,特別長,它架到北部,它的防空導彈斜刺可以打200公里,可以打到這邊。如果俄羅斯再把先進的給它可以打300公里,他們一直在做大工作量的準備,這些東西都是針對中國航空母艦來的。美國到現在玩的這個東西是甚麼樣的呢?它基本上在做的就是把太平洋當成一扇門,從日本這個地方一直關到南海,從南海再往西就是印度,現在印度也過來了,我剛才不是講了嗎,閱兵的時候印度的軍艦都過來了,但是印度還不僅僅是在閱兵上和美國、日本搞在一起,它在南沙和東盟國家、美國聯合搞的演習,以及在印度洋上和歐洲國家搞的演習不計其數。也就是說它現在扮演的也是另外一扇門,也從印度洋上關了南海,這樣從太平洋到印度洋實際上是海上兩扇門,基本上得逞了,美國就是這個關門人,像東盟這些小國,像越南這些小國家,實際上扮演的就是插門閂的角色,把門閂一插,我們這個門基本上就被關上了,3萬公裡海上的大門。所以我們現在有些人說:經過六十年的建設,我們的海軍已經建設成為海上鋼鐵長城。我說這個話講得真是不中聽,不用你建鋼鐵長城,在你的外面,人家已經為你建起了一道鋼鐵長城。正是因為有這麼大的一條鋼鐵長城在這邊攔截,所以我們中國海軍目前處在一個囚徒困境中。這是我給他們命名的,可能我們某些人聽了不舒服,但是現實就是這樣的。 這麼多的國家,這麼長的區域,圍著我們的海上,它的處境像甚麼呢?我們可以回顧一下世界歷史,它很像德國。德國在大西洋上就被稱為囚徒,英國就是它的看守,英國這個看守看著德國海軍,只要德國海軍一動,英國海軍馬上把它拿下。所以德國海軍兩次想要衝破英國海軍的看守,兩次都被英國海軍全部殲滅。但是我們要知道,德國海軍面對的看守只有一個國家,可我們面對的看守有多少個?美國、日本、南海一系列的國家,加上印度。可是這些國家裡面加起來有多少航空母艦,不說美國的,美國有10條核動力航空母艦。日本今年3月份下水了一條直升機航空母艦,6月份試水了一條,在5年之內日本會擁有4艘航空母艦,可是在10年之內,我能不能看到我們的航空母艦都不好說。而且就算能看到,我剛才也講了,人家獵殺我們的航空母艦的武器都已經準備好了。所以說我們目前基本上就處於這麼一個困境,所以我認為我們今天中國海軍的處境比當年德國海軍的處境更加艱難。中國今天是不能失去海洋的,我們深圳人可能更有體會,我們今天這個經濟實際上就是海洋經濟,是外貿型的國家,我們大量的資源、能源,以及我們的市場全都要借助海洋通道,但是目前我們還不能控制我們的海疆。不能控制海疆,事實上我們的海外利益就沒辦法保衛。目前,外圍我們保衛不了,眼前我們又衝不出去。所以我在不斷的給有關部門上書,我說:如何突破海上的圍堵,應該成為我們新軍事變革的一道思考題,這是海上。

冷戰的時候只有海上的包圍圈,那時候的說法叫新月形包圍,就像月牙一樣,很小的一個包圍。但是今天不一樣,也就是說海上的包圍是到印度為止,從印度開始,陸地的包圍又上來了。所以陸地上的包圍緊接著海上的包圍線展開,從印度一直再往西,再向北,再向東走。我們看新聞都知道,前幾天,印度和美國的陸軍進行了大規模的山地作戰演習,這是第一次,以往美國和印度的演習都是進行空軍演習,都是印度的空軍跑到美國去,跟美國的空軍進行格鬥演習,當然是針對中國設定的一些項目,問題是它現在陸軍也在進行演習。而且希拉里上個月去宣佈對印度出售預警機,這是美國海軍使用的最先進的ERD,鷹眼預警機,所以印度不僅買了以色列的3架預警機(以色列的幾架預警機可能大家都知道,就是當時以色列準備賣給中國的,後來由於美國使壞沒有賣,這個飛機就賣給印度了,是費爾康。也是像我們閱兵式的EL76一樣,一個大圓盤子。後來這個飛機就賣給了印度),還要買美國的,而且下一步還要買美國一系列的武器,除了美國的隱形飛機和它的戰略核導彈以外,幾乎美國的軍事庫全都對印度出售,賣給他大量的軍火,雙方在軍事上也在結成非常緊密的聯盟。所以我在昨天的《環球時報》上又說了,當時《環球時報》也讓回答幾個問題,他說:如果印度要和中國打怎麼辦?中國會出現一個甚麼狀況?當然我也是為了給中國人提精神,不過實事求是也是這樣的,我說:印度和中國打肯定是不行的,但是印度是美國包圍中國的一環。就是我們要在這個地方發生和印度的衝突,這地方不可能是單獨的中國對印度作戰,美國會用它龐大的軍事體系給印度提供支持,比如說美國的太空衛星、美國的偵察機和美國源源不斷的軍火支持,所以這個地方的問題不簡單。


美國拉印度的用意也比較深了,它也不光是為了圍堵中國,它還有其他方面的考慮,但是它拉走以後,的確給我們中國造成很大的麻煩。所以在昨天的文章中,我講:我們中國單獨對印度佔有很多的優勢,經濟上比印度有優勢,主要是雙方的軍隊,因為我一直在去成都軍區,那邊軍方的領導人都是我的好朋友。大概每年6——7次,因為一個是國內問題,還有一個就是印度問題,那邊的問題非常的多,所以說我們對印度這塊,大家以後還可以觀察,這個地方的問題從現在開始,會無窮無盡的困擾中國,除了印度在邊境上對我們進行挑釁以外,印度對達賴原來是隱形的支持,就是讓達賴在他的境內進行一些反華活動,到處出訪。實際上我們中國人不知道,它還在印度給達賴培養特種武裝,它有一支專門的正規軍1萬人,是特種部隊,平時就編制在印度的部隊以內,穿印度的軍裝。他們敬禮全都是印度式的軍禮,是達賴流亡政府的部隊,他們不斷的退役,然後再不斷的招他的新兵,實際上就是在為達賴培訓武裝。所以在去年的3?14事件中,有很多都是他們退役的特種兵過來的。大家應該知道,特種兵不是一般的軍人,具備很大的破壞力。


印度之後就是巴基斯坦。最近巴基斯坦的局勢非常的嚴重,不僅巴基斯坦的軍方在跟塔利班進行交戰,而且美國在巴基斯坦的軍事行動也基本上超過了阿富汗。這個地方的軍事行動,我們很多人認為美國只不過是在反恐,實際上不是這樣的,美國的反恐是非常明確在哪個地方打。它在哪兒打呢?它在巴基斯坦的西南部,靠近印度洋的地方打。這個地方是甚麼地方呢?這個地方是我們中國在巴基斯坦投資最多的地方,因為這個地方有一個面向印度洋的出海口,叫瓜德爾港,是我們中國人建的。當時印度有很多人提出要在印度洋上對中國進行攔截,所以我在昨天的文章中也說了,當時有一個人提出:你一定要回答一下,如果印度在印度洋上攔截中國船隊怎麼辦?我說:如果印度敢在印度洋上攔截中國,它除非把它的新德里牽到月球上。因為你在海上攔截,我不一定在海上跟你作戰。今天的作戰就是全方位作戰。我曾經說到這個問題。所以當時我們對它的這個擔憂還是有,這個擔憂之一,就是我們在巴基斯坦有一個瓜德爾港,我們如果把這個港口建好,那麼我們很多的船隊、物資就可以在巴基斯坦這個地方登陸,卸貨上岸,然後走陸路,過新疆,就過來了。但是美國在巴基斯坦的反恐戰爭,大量的戰爭就在這個地方打,直到打得這個地方的老百姓到處逃跑,所有的投資在這個地方都沒辦法進行。


所以今年5月9號美國人寫了一篇文章,算把這個謎底揭開了。他說:為甚麼我們要在這個地方打?那就是必須盡一切可能迫使建成瓜德爾港、需要伊朗天然氣的中國退出。就是這個意思,就是要把這個地方打爛,名義上你還不能說他,因為它在反恐,他在打塔利班。所以我認為它是明打塔利班,暗打中國,所以現在這個地方終於把我們的很多企業全部打跑了,我們現在在那個地方的建設工程全部撤走了,現在也沒有辦法了,美國在這個地方的作戰行動基本上就消停下來了,這就是美國在陸地上的行動。過了巴基斯坦就是阿富汗,大家知道美國已經在阿富汗打了9年,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個結果,所以我也不知道它這個仗要打到甚麼時候,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美國繼續打,美國絕對贏不了,但是美國也不想贏,因為美國本來就不是真心想在這個地方打仗,它本來就是假的,要以在阿富汗作戰為名,進駐中亞。中亞才是美國的核心,為甚麼要進中亞?兩個問題,一是中亞等於第二個中東,因為南海目前還沒有被列為公開的世界資源地,目前石油氣、天然氣最多的就是中亞,所以在中東之後,第二個能源基地就是中亞,美國進到這個地方就是要控制這個地方的石油,第二個就是要與俄羅斯爭奪勢力範圍,所以美國以在阿富汗打塔利班為名,大量的軍隊進駐中亞,控制這個戰略要地,下一步就是針對中國、俄羅斯發力。所以今年的7月5號新疆發生這個事情,我們一直說是熱比婭,說是疆獨勢力,實際上背後還有美國因素,這個大家都很清楚了,因為美國一直在對熱比婭進行政治上的支持。但是我們不知道,美國還對新疆的叛亂勢力進行事實上的支持,美國在阿富汗有一個維語的廣播站,每天15個小時的廣播,它廣播甚麼內容,顯然很清楚,不想也可以知道。所以在整個的事件背後,美國這個因素非常的重要。 從陸地上到海上,美國還部署了一條反導網,我們可以看到,8月份的時候,美國在東歐宣佈放棄部署針對俄羅斯的反導系統,但是事實上美國在中國的周邊,從朝鮮半島的韓國,一直準備部署到印度。因為它海上的反導系統包圍圈是由美國的宙斯盾軍艦,具有反導能力的軍艦連起來的,從海上到陸地,實際上就是沿C字型包圍圈,美國還部署了這樣一條反導系統,這條反導系統實際上就是要攔截中國的導彈,不讓中國的導彈從本土上發射,儘管大家都可以看到,閱兵上過了很多的導彈,但是同時他們也在做準備,一條反導的大網絡已經建立起來了。


我們下一步就要回答一個問題:為甚麼美國要包圍中國?中國和美國又不是天生有仇,儘管當時美國和中國在朝鮮半島上打了一仗,針對意識形態問題,雙方因為冷戰問題打了一仗,但之後就進入到冷戰狀態,隨著冷戰的結束,改革開放以後,雙方的關係大幅度的改善,那為甚麼美國現在又開始包圍中國,這並不是兩個民族之間有太大的矛盾,有像中國和日本之間有解不開的心結,不是這樣的。這主要就要從美國的國家戰略利益出發,它為甚麼這樣。美國這個國家在20世紀打敗日本、德國和蘇聯之後,美國的戰略家為美國設計了一個新的美國國家目標,就是要建立世界帝國。當時美國有一些學者在1992年的一個會議上曾經說過,他說:歷史上曾經建立過的帝國和我們現在正在進行的帝國事業比起來,都是微不足道的,包括當時最大的波斯帝國、奧斯曼帝國,成吉思汗的蒙古帝國,這些帝國目前都在美國的腳下。美國現在的勢力已經基本上覆蓋了全球。我們看它的本土,很多人說美國的本土和我們中國的本土差不多,這是一個錯誤的概念,美國的本土,包括它的陸地,固然和我們差不多,但是美國是一個世界性的國家,它不僅有美洲的土地,它還有很多亞洲的土地,夏威夷、關島、塞班不都是美國領土嗎?在它領土的周邊如果再划上海洋,那美國的國土是多大呢?那比我們大得多。所以我認為美國本身是一個跨洲際的大國,我們不能用陸地對陸地比,美國在全球還有幾百個海空軍事基地,美國還事實上控制著全球的海洋天空,太空就不用說了,還有網絡。現在全世界的很多國家的路由器全都在美國。


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我們現在全球所有人的手機都要被美國監聽,美國有一個過濾,他看你的手機上有沒有重要的信息,有重要的信息就自動的進入到美國的情報系統了,因為你都要用美國的通信衛星,既然用它的衛星,當然要被它監聽。所以我認為它已經是唯一的超級大國,美國的這些戰略家不會像秦國佔領六國一樣,去佔領別國的領土,它在改造別國的政府,讓它聽命於自己建立一個新型的,一個世界級的帝國,所以美國的駐軍也是全球駐軍,它的衛星事實上已經把地球牢牢的包圍住。為甚麼美國的軍隊可以全球作戰,1986年美國軍隊打利比亞,軍隊飛行5000公里,中間的飛機進行16次空中加油,準確無誤的把利比亞卡扎菲的帳篷打掉了,為甚麼這麼準確?那就是因為美國的全球定位。我們現在講現代戰爭是精確指導戰爭,只有美國才能這麼說,因為他們有全球定位衛星,有了這個定位衛星,你才能精確定位,我們用過汽車GPS的都知道,你開著GPS的車非常方便,軍用的GPS比這個還要方便,它能打到你一個窗戶裡頭去,就這麼精確,這就是美國的軍事能力。


所以美國在20世紀的基礎上打敗了三大敵人,打敗了日本、德國,後來又在冷戰中打敗蘇聯,然後在這個基礎上建立世界帝國,建立世界帝國的時候,世界上又有三大對手,就是目前美國需要征服的三大對手,也就是說這三大勢力對美國建立世界帝國不滿,或者說不同意,一個是伊斯蘭世界,然後是俄羅斯、中國。當初美國並沒有把伊斯蘭世界當回事,所以我們可以想一想,在小布什2001年上台的時候,他當時把中國鎖定為主要對手,所以小布什上台以後非常囂張,他曾經說過一句話:我們要堅定不移的保衛台灣,必要的時候我們可以出兵。這是在美國歷屆總統中,唯一一個明確表示,為了台灣要準備出兵的一個美國領導人,當然這個話說了沒多久,突然在9月份被本拉登打了幾拳,一下子把美國打倒在地,突然發現身後還有一個敵人,美國發現原來在世界上不僅是兩個敵人,還有一個伊斯蘭世界,美國一定要奪過去,就把中國放開了,奔著伊斯蘭過去了。對伊斯蘭的戰爭一直打到今天,還沒有打完,除伊斯蘭以外,加上其他兩個國家就是美國在21世紀中的三大對手。美國對伊斯蘭世界進行的戰爭很簡單,就是武力打擊、直接打擊。它現在用的名義就是反恐,以反恐為名,進行的這個戰爭,全是沿著伊斯蘭世界打的,包括伊拉克戰爭,現在的阿富汗戰爭,以及下一步以核問題為由頭對伊朗進行的圍困,都是伊斯蘭世界,而且用的基本套路就是直接的軍事打擊,因為他發現伊斯蘭世界很多的國家是有宗教信仰的民族,加上它的極端勢力很多,我們光看到的是本拉登,實際上本拉登只是伊斯蘭世界反美勢力的總代理。反對美國的絕不僅僅是一個本拉登,至少不下幾百種力量反對美國,所以他們兩股勢力之爭,實際上是兩個文明之爭,兩個宗教之爭,兩大勢力之爭,不是說恐怖分子和美國的較量,是整個西方和伊斯蘭世界的戰爭,所以這個戰爭會打的時間特別長,美國採用的戰略就是直接的軍事打擊。


美國打擊伊斯蘭世界除了拔除俄羅斯戰略據點,控制石油這個考慮以外,它還有一個目的就是要牢牢地控制這個地方的資源。這就可以解釋,為甚麼美國無條件支持以色列,那就是以色列實際上是整個西方勢力的總代表,就是美國和西方楔入伊斯蘭世界的一枚鋼釘,所以不僅美國支持,英國、法國也支持。要不是西方這些國家支持,10個以色列在這個環境中也活不了,就是美國長遠的大佈局,就是有以色列在,伊斯蘭世界就不可能復興。所以說為甚麼美國打敗了伊拉克以後,還一定要把薩達姆絞死,並不是說小布什因為薩達姆派人殺他父親,個人有仇,這個東西太狹隘了,他主要是要給伊斯蘭世界做個樣子看,誰敢反對美國,薩達姆就是下場,就是要把阿拉伯世界的強人絞死。


所以說在把薩達姆絞死之後,美國又把戰略焦點用於對付伊朗,下一步伊朗又成為美國針對伊斯蘭戰場的一個戰略焦點。因為我們主要講
的是針對中國,所以這塊就不展開講。


美國的第二個對手——俄羅斯,它的戰略是繼續進行冷戰,通過北約的東擴,吸納獨聯體的國家,不讓俄羅斯復活,你不是死了嗎,死了以後害怕它活過來,通過加入歐盟、北約,把這些國家全都納入到美國和歐洲的西方範圍內,然後再繼續擠壓俄羅斯,進一步制約俄羅斯本土。這就是去年8月8號我們開奧運會的時候,突然格魯吉亞發生戰爭的原因,格魯吉亞和俄羅斯發生戰爭以後,美國和北約的艦隊馬上就開過去了,雙方就在這個地方進行大範圍的戰略對抗。為甚麼俄羅斯在這個地方寸步不讓,就是因為俄羅斯已經看到這一點了。就是美國下一步就是要把俄羅斯還剩下的30多個聯邦,像肢解蘇聯一樣肢解掉,俄羅斯看得非常清楚,一個是在外部要對西方、美國寸步不讓,第二個就是在內部對這些分裂勢力堅決打擊,毫不留情。所以說我們現在很多人經常說冷戰結束了,不要有冷戰思維。冷戰真的結束了嗎?冷戰結束的只是第一個階段,俄羅斯目前還是美國和西方的心腹大患,北約的新任盟軍司令10月2號說,北約下一步很可能與俄羅斯在北極發生爭奪戰,當然目前還處在一個冷戰的層次上進行交流,至於說雙方甚麼時候進行軍事層面的較量,這個我們還要拭目以待。


就是美國對中國是甚麼樣的戰略,這就是綜合性的。美國對中國採取的佔領基本上是經濟掏空、地緣包圍、軍事遏制、政治高壓、內外夾擊、持續干擾,還要加上一個貿易圍堵。美國對中國總的目標:美國已經按照中國的太監模式塑造了日本,現在又準備按照日本富而不強的模式塑造中國。所以如果中國還要堅持你的獨立自主,還要維護民族的尊嚴,那美國就是用各種各樣的手段對你進行遏制,包括挑起周邊國家對你進行戰爭,包括直接的軍事干涉,直至進行最後的肢解。從1951年中國和美國發生戰爭以後,美國中情局制定了一個戒令,剛開始還不叫戒令,就是如何通過國家級的行為,通過多種方面,從各個層面、多個角度對中國進行肢解和破壞,寫了10條。一直到21世紀初,這個就基本上完備了,從它這裡面我們可以看到,今天我們中國的很多現象,大家對照一看,基本上就出來了。一個是盡量用物質來引誘和敗壞他們的青年,鼓勵他們反對他們原來所受的教育,替他們製造色情奔放的興趣和機會(這一點我們深圳的朋友最清楚)。讓他們不以虛榮為恥。第二,要盡一切可能要讓他們嚮往美國的生活方式。第三個是讓他們集中於體育表演、色情書籍、享樂遊戲、犯罪性電影、宗教迷信。然後還要經常製造一些無聊的事情,讓他的人民公開討論,然後在潛意識中就種下分裂的種子。第四,特別要在他們的少數民族裡面找機會,分裂他們的地區,分裂他們的民族,分裂他們的感情,在他們之間製造新仇舊恨,這是完全不能忽視的策略。第五條是醜化領導。第六條是宣揚民主,就是要讓他們相信美國。第七條就是盡量鼓勵他們的政府花錢,鼓勵他們向美國借錢,這樣我們就有十足的把握摧毀他們的信用。但是目前這一點反過來了,是美國向我們借錢,我們向人民借錢,正好把這個局勢反過來了。總而言之,他有一條,我們大家要知道:讓他們的貨幣貶值,通貨膨脹,讓他們的物價失去控制,他們在人民心目中就會完全垮台。第八就是以我們的經濟和技術優勢打擊他們的工業,只要他們的工業在不知不覺中癱瘓下去,我們就可以鼓勵社會動亂,所以我們在表面上要非常慈愛的幫助他們,這樣他們的政府就顯得疲軟,一個疲軟的政府就會帶來更大的動亂。下一步就是毀滅它的價值觀,最後一條:暗地運送各種武器,裝備他們的一些敵人,以及可能成為他們敵人的人們。那就是我們前面講的那個大的包圍圈,他不僅給在包圍圈內的所有國家提供武器,他還和他們結成事實上的、公開的和隱形的聯盟。美國在1951年和蘇聯這麼緊張對峙的情況下,它還沒有忘記中國,現在已經把中國列為它的潛在對手的時候,它怎麼可能放鬆對中國的包圍呢?所以美國蘭德公司在1999年給美國政府提過一個建議,他說美國的對華戰略應該分三步走,第一個是西化分化中國,使中國的意識形態西方化,就是改造一個富而不強,不要和別人對抗。第二步就是在第一個成效不大的時候,進行全面的遏制,並形成對中國戰略上的合圍,這就解釋了我前面說的包圍圈,美國正是按照美國蘭德公司提出的這個戰略設想在走,第一個還在分化你,第二個還在包圍你。下一個我們就看第三步了,如果前兩步都不能得逞,不惜與中國一戰。當然作戰的最好形式不是美國直接參戰,而是支持中國內部謀求獨立的地區,或者與中國有重大利益衝突的周邊國家,鼓勵中國周邊的內亂。這就解釋了為甚麼去年會出現3?14的事件和今年為甚麼出現7?5事件,下一步還會出現其他的事件。 1985年,美國一個重量級的戰略家也為美國設計過一個藍圖,這就是我們前面講的美國的三大對手、三大敵人。他說美國在全球是三條戰線,一個是歐洲戰線,剛才我講了,實際上俄羅斯戰線還是歐洲戰線的延續。第二個鬥爭節點就是遠東戰線,就是集中在日本、中國、朝鮮半島,關鍵的區域就是在菲律賓和台灣。第三個就是遠西戰線,就是伊斯蘭世界。這是美國在1985年設想的東西,到目前為止,美國整個國家的設想都是按照布熱津斯基和蘭德公司兩個設計在走。


今天世界的新聞基本上是在伊斯蘭世界、俄羅斯和中國之間來回轉,我們要是看報紙、新聞聯播,大家都應該很清楚,實際上基本上都是不利於這三大集團。但是我們還要注意一個問題,目前我把它形容為四國演義,這四國演義裡面,並不是說俄羅斯跟我們站在一邊,都是它的潛在敵人,我們就可能形成天然的盟友,不一定。在今年的9月17號,美國宣佈在東歐放棄部署反導系統,北約同時邀請俄羅斯共同建立反導系統,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是美國後撤了一步,美國向西方、俄羅斯伸出了橄欖枝。事實上我認為這裡面潛伏著一個陰謀,就是美國在中亞這個地方對俄羅斯放鬆一步,下一步可能針對伊朗。因為俄羅斯這個國家被他們自己的學者稱為叛徒國家,為了他們自己的利益,甚麼朋友都敢出賣。這時候伊朗還把俄羅斯當成他們唯一的朋友,我覺得國際上是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所以我一看到俄羅斯要和西方套近乎,我馬上就感覺到伊朗的麻煩可能來了。美國打不打伊朗,在以往我認為美國可能是不會打的,但在目前金融危機的情況下,完全有可能。為甚麼會打,一會兒再講。


美國現在對中國除了地緣包圍以外,還有其他的一些暗算手段,其中就有經濟綁架、美元陷阱。經濟綁架這點我要講一個情況,改革開放30年,我們利用外資8000億美元,我在新華社內參部瞭解到的情況是,這些外資在中國已經控制了我們國家28個重大產業中的21個,還有7個目前處在合資的狀態。已經控制了我們的很多產業,這些外資下一步還要控制中國的糧食,一旦控制了中國的糧食和豬肉,這塊是關係到國計民生的,我覺得如果把這個領域控制了,中國的大麻煩可能就來了,但是目前正在向這個領域邁進。美元陷阱我們都知道,現在美國已經公開說了,美國的《華盛頓郵報》說:中國現在已經成了絕望的賭徒,中國不斷的向我們出口有毒的玩具,我們應該向他出口有毒的債券,這些債券全部被中國人拿在手上了。中國現在已經基本上成為老虎機旁邊的賭徒,中國不往裡面注錢,美元就要貶值。中國要往裡面注錢,不斷的注錢,美元只不過是推遲一下,早晚還要貶值,這就是陷阱,所以現在中國也沒有辦法。我在今年的7月份寫過一篇文章,發表在新民週刊,我說在金融危機的後面有美國的戰略玄機,就是為甚麼美國發生金融危機,美元不貶值?我們可以思考一個問題,東南亞金融危機的時候,所有發生金融危機的國家貨幣貶得一塌糊塗,一文不值,貶值幾百倍,為甚麼到美國發生金融危機的時候,美元不貶值呢?它還要升值呢?這就是誘餌,誘使中國和日本繼續買,不斷的往里投,直到把你全部的財富都弄進來,然後一下子徹底的貶值到底。後來很多的學者、老百姓也發現了這個問題,金融危機不出來,我們還不知道這麼多錢在美國人手上。我都是第一次知道,嚇了我一跳,中國到現在有2萬多億美元的外匯,除了8000億的國債以外,我們還有幾千億買美國的兩房債券,還有其他的金融衍生品,將近1.5——1.6萬億美元在美國的手上,所以我就覺得這個問題非常的嚴重。現在看,由於美國的誘餌策略也不是太成功,美元到現在已經基本上頂不住了,從4月份到9月份,美元已經貶值了12%,也就是說中國已經損失了1000多億美元,這只是帳面上,還不算其他的,這1000多億美元,還不算前面損失的幾千億美元,那個都不算了。因為我們開過一個內部的會議,那個數據我也不能透露,那已經損失掉一大筆,現在又損失1000多億。1000多億美元相當於甚麼概念呢?相當於美國現在所有10條大型航空母艦全部的價值,加上他們的飛機。也就是說它一條航空母艦全部配備齊就100億美元。可是我們現在5個月已經損失了1000多億美元,也就是說我們丟掉了10條大型的航空母艦,下一步怎麼走,我還不知道。所以說我們這8000億美元買的全是美國的債券,人家的8000億美元控制了我們21個產業,所以我認為經濟方面就有很大的問題。所以我一直有一個擔心,我認為美國借我們的錢就是以合法的名義侵吞我們中國30年的財富,讓我們中國沒有錢買技術、買資源,實現工業化,把你的錢全部借光,讓你沒有錢用,也讓你沒有錢進行軍事現代化。


除了經濟上的情況以外,外交上美國現在對我們正在做的事情是甚麼?在摘走我們周邊的三顆小衛星。我們中國周邊是比較可憐的,我們在慶祝新中國建國60週年的時候,有人說我們的朋友遍天下,我不信,就買了一個放大鏡在世界地圖上找,我們的朋友在哪兒呢?找來找去,找到三顆小衛星,這就是圍著我們轉的三顆小衛星,現在這三顆小衛星基本上都快晃蕩得差不多了。首先是朝鮮,朝鮮的情況我們都很清楚了,連續不斷的新聞,包括前不久我們的領導人去,但是去完以後沒多久,它又放導彈了。所以這個地方陰晴不定,我認為朝鮮的心思我們還沒有搞清楚,它到底想幹甚麼。所以我連續不斷的去了幾次,我自己的分析認為他目前的領導人為他下一步政權的延續在考慮,誰能夠給他提供保護,它並不是真的想擁有核武器,它要核武器幹甚麼呢?也不能吃,也不能喝,你擁有核武器也不能和其他的國家作戰,就算你擁有幾顆,打到其他的大國,你也沒有甚麼了不起,別人給你放幾顆,你馬上就沒有了,它非常清楚,它現在就是以這個東西作為籌碼,就是要求這些大國給它提供持久的保護,如果我們不能提供,它一定會向美國要求。所以我一直有一個擔心,就是總有一天,朝鮮會倒在美國的懷抱里,它一旦倒在美國的懷抱里,比韓國還會親美。但是目前因為是我們的好朋友,我就不能說太多的壞話。第二個,美國現在已經控制了巴基斯坦,它在巴基斯坦有很多的駐軍和基地,事實上巴基斯坦對我們國家的作用基本上發揮不了。巴基斯坦對我們國家的作用有兩個:一個,它是伊斯蘭國家,通過巴基斯坦這樣一個中間環節,我們中國可以搞好和伊斯蘭世界的關係。所以美國為甚麼策劃7?5事件呢?就是要讓中國和伊斯蘭世界發生矛盾,美國把這個禍往東引,讓中國陷入恐怖分子的襲擊中,美國脫身。美國在1951年和蘇聯這麼緊張對峙的情況下,它還沒有忘記中國,現在已經把中國列為它的潛在對手的時候,它怎麼可能放鬆對中國的包圍呢?所以美國蘭德公司在1999年給美國政府提過一個建議,他說美國的對華戰略應該分三步走,第一個是西化分化中國,使中國的意識形態西方化,就是改造一個富而不強,不要和別人對抗。第二步就是在第一個成效不大的時候,進行全面的遏制,並形成對中國戰略上的合圍,這就解釋了我前面說的包圍圈,美國正是按照美國蘭德公司提出的這個戰略設想在走,第一個還在分化你,第二個還在包圍你。下一個我們就看第三步了,如果前兩步都不能得逞,不惜與中國一戰。當然作戰的最好形式不是美國直接參戰,而是支持中國內部謀求獨立的地區,或者與中國有重大利益衝突的周邊國家,鼓勵中國周邊的內亂。這就解釋了為甚麼去年會出現3?14的事件和今年為甚麼出現7?5事件,下一步還會出現其他的事件。 1985年,美國一個重量級的戰略家也為美國設計過一個藍圖,這就是我們前面講的美國的三大對手、三大敵人。他說美國在全球是三條戰線,一個是歐洲戰線,剛才我講了,實際上俄羅斯戰線還是歐洲戰線的延續。第二個鬥爭節點就是遠東戰線,就是集中在日本、中國、朝鮮半島,關鍵的區域就是在菲律賓和台灣。第三個就是遠西戰線,就是伊斯蘭世界。這是美國在1985年設想的東西,到目前為止,美國整個國家的設想都是按照布熱津斯基和蘭德公司兩個設計在走。


今天世界的新聞基本上是在伊斯蘭世界、俄羅斯和中國之間來回轉,我們要是看報紙、新聞聯播,大家都應該很清楚,實際上基本上都是不利於這三大集團。但是我們還要注意一個問題,目前我把它形容為四國演義,這四國演義裡面,並不是說俄羅斯跟我們站在一邊,都是它的潛在敵人,我們就可能形成天然的盟友,不一定。在今年的9月17號,美國宣佈在東歐放棄部署反導系統,北約同時邀請俄羅斯共同建立反導系統,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是美國後撤了一步,美國向西方、俄羅斯伸出了橄欖枝。事實上我認為這裡面潛伏著一個陰謀,就是美國在中亞這個地方對俄羅斯放鬆一步,下一步可能針對伊朗。因為俄羅斯這個國家被他們自己的學者稱為叛徒國家,為了他們自己的利益,甚麼朋友都敢出賣。這時候伊朗還把俄羅斯當成他們唯一的朋友,我覺得國際上是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所以我一看到俄羅斯要和西方套近乎,我馬上就感覺到伊朗的麻煩可能來了。美國打不打伊朗,在以往我認為美國可能是不會打的,但在目前金融危機的情況下,完全有可能。為甚麼會打,一會兒再講。


美國現在對中國除了地緣包圍以外,還有其他的一些暗算手段,其中就有經濟綁架、美元陷阱。經濟綁架這點我要講一個情況,改革開放30年,我們利用外資8000億美元,我在新華社內參部瞭解到的情況是,這些外資在中國已經控制了我們國家28個重大產業中的21個,還有7個目前處在合資的狀態。已經控制了我們的很多產業,這些外資下一步還要控制中國的糧食,一旦控制了中國的糧食和豬肉,這塊是關係到國計民生的,我覺得如果把這個領域控制了,中國的大麻煩可能就來了,但是目前正在向這個領域邁進。美元陷阱我們都知道,現在美國已經公開說了,美國的《華盛頓郵報》說:中國現在已經成了絕望的賭徒,中國不斷的向我們出口有毒的玩具,我們應該向他出口有毒的債券,這些債券全部被中國人拿在手上了。中國現在已經基本上成為老虎機旁邊的賭徒,中國不往裡面注錢,美元就要貶值。中國要往裡面注錢,不斷的注錢,美元只不過是推遲一下,早晚還要貶值,這就是陷阱,所以現在中國也沒有辦法。我在今年的7月份寫過一篇文章,發表在新民週刊,我說在金融危機的後面有美國的戰略玄機,就是為甚麼美國發生金融危機,美元不貶值?我們可以思考一個問題,東南亞金融危機的時候,所有發生金融危機的國家貨幣貶得一塌糊塗,一文不值,貶值幾百倍,為甚麼到美國發生金融危機的時候,美元不貶值呢?它還要升值呢?這就是誘餌,誘使中國和日本繼續買,不斷的往里投,直到把你全部的財富都弄進來,然後一下子徹底的貶值到底。後來很多的學者、老百姓也發現了這個問題,金融危機不出來,我們還不知道這麼多錢在美國人手上。我都是第一次知道,嚇了我一跳,中國到現在有2萬多億美元的外匯,除了8000億的國債以外,我們還有幾千億買美國的兩房債券,還有其他的金融衍生品,將近1.5——1.6萬億美元在美國的手上,所以我就覺得這個問題非常的嚴重。現在看,由於美國的誘餌策略也不是太成功,美元到現在已經基本上頂不住了,從4月份到9月份,美元已經貶值了12%,也就是說中國已經損失了1000多億美元,這只是帳面上,還不算其他的,這1000多億美元,還不算前面損失的幾千億美元,那個都不算了。因為我們開過一個內部的會議,那個數據我也不能透露,那已經損失掉一大筆,現在又損失1000多億。1000多億美元相當於甚麼概念呢?相當於美國現在所有10條大型航空母艦全部的價值,加上他們的飛機。也就是說它一條航空母艦全部配備齊就100億美元。可是我們現在5個月已經損失了1000多億美元,也就是說我們丟掉了10條大型的航空母艦,下一步怎麼走,我還不知道。所以說我們這8000億美元買的全是美國的債券,人家的8000億美元控制了我們21個產業,所以我認為經濟方面就有很大的問題。所以我一直有一個擔心,我認為美國借我們的錢就是以合法的名義侵吞我們中國30年的財富,讓我們中國沒有錢買技術、買資源,實現工業化,把你的錢全部借光,讓你沒有錢用,也讓你沒有錢進行軍事現代化。


除了經濟上的情況以外,外交上美國現在對我們正在做的事情是甚麼?在摘走我們周邊的三顆小衛星。我們中國周邊是比較可憐的,我們在慶祝新中國建國60週年的時候,有人說我們的朋友遍天下,我不信,就買了一個放大鏡在世界地圖上找,我們的朋友在哪兒呢?找來找去,找到三顆小衛星,這就是圍著我們轉的三顆小衛星,現在這三顆小衛星基本上都快晃蕩得差不多了。首先是朝鮮,朝鮮的情況我們都很清楚了,連續不斷的新聞,包括前不久我們的領導人去,但是去完以後沒多久,它又放導彈了。所以這個地方陰晴不定,我認為朝鮮的心思我們還沒有搞清楚,它到底想幹甚麼。所以我連續不斷的去了幾次,我自己的分析認為他目前的領導人為他下一步政權的延續在考慮,誰能夠給他提供保護,它並不是真的想擁有核武器,它要核武器幹甚麼呢?也不能吃,也不能喝,你擁有核武器也不能和其他的國家作戰,就算你擁有幾顆,打到其他的大國,你也沒有甚麼了不起,別人給你放幾顆,你馬上就沒有了,它非常清楚,它現在就是以這個東西作為籌碼,就是要求這些大國給它提供持久的保護,如果我們不能提供,它一定會向美國要求。所以我一直有一個擔心,就是總有一天,朝鮮會倒在美國的懷抱里,它一旦倒在美國的懷抱里,比韓國還會親美。但是目前因為是我們的好朋友,我就不能說太多的壞話。第二個,美國現在已經控制了巴基斯坦,它在巴基斯坦有很多的駐軍和基地,事實上巴基斯坦對我們國家的作用基本上發揮不了。巴基斯坦對我們國家的作用有兩個:一個,它是伊斯蘭國家,通過巴基斯坦這樣一個中間環節,我們中國可以搞好和伊斯蘭世界的關係。所以美國為甚麼策劃7?5事件呢?就是要讓中國和伊斯蘭世界發生矛盾,美國把這個禍往東引,讓中國陷入恐怖分子的襲擊中,美國脫身。但是由於中國和伊斯蘭世界的關係還比較好,所以美國現在就進駐到巴基斯坦,就是要搞壞中國和巴基斯坦之間的戰略關係。第二個就是切斷中國通過巴基斯坦通向印度洋的通道。目前美國這兩大目的基本上都實現了,所以巴基斯坦對於我們的戰略作用價值正在下降。 還有一個就是果敢事件,果敢事件槍聲響之前我已經到那兒了。當然我沒有預計到這個地方會出事情。槍聲熄了我才從成都軍區作戰部走出來,當時我跟作戰部長說:你們犯了一個錯誤。他說:為甚麼?我說:你們怎麼可以看著他們打我們的華人呢?果敢這個地方大家要知道,全是華人的自治區,高度自治,由彭家聲管理。甚麼人在這兒自治呢?都是我們60年代、70年代去的知青,而且大部分是四川人,一口四川話。它突然對這個地方大打出手,我說:我們離得這麼近,你怎麼可以坐山觀虎鬥?你不動。他說:我們不能動,軍隊應該聽從國家的調遣。我說:你應該採取其他的方式,比如說部隊調動,大炮架起來,飛機起飛等等一些行動,震懾他們一下,你不能看著我們的人就這樣被他欺負。他說:現在已經這樣了,下一步怎麼辦?我說:下一步你就麻煩了,下一步可能有兩個方面的問題,第一,現在緬甸還有5支反政府武裝,下一步緬甸會一個一個的把他們打掉。第二,這些武裝全打掉以後,緬甸這個軍政府要離中國而去了,它想走。“軍政府”甚麼意思?它是不考慮民間的意願,不怎麼考慮國家的利益,它考慮的是自己這個政府的生存,它為甚麼跟中國好?我是在這裡客觀的分析它這個國家,事實上緬甸這個軍政府對中國也不信任,因為它一直在擔心被其他的國家入侵,被其他國家控制,所以前不久我的一個好朋友,《環球時報》的邱永崢到了緬甸的首都,他說整個緬甸的首都只有不到20輛的出租車,後來他跟一個出租車司機說:我想去你們的市中心看看。他說:我在這個地方20年了,我也不知道我們的市中心在哪兒。根本就沒有市中心,它這個城市裡面只有散居的一些普通的房子,甚麼都沒有。所有的國家部委全部駐在深山裡面,它的旁邊全是軍營。這個軍政府西方對它非常的不信任,對它制裁,在這種情況下,才倒向中國,尋求中國的保護。實際上對中國的也非常的不信任,現在它為甚麼突然要打中國?彭家聲說了一句話,我認為把這個問題說透了,我後來看到他這句話的時候,他這句話講的基本上跟我在作戰部裡講的話一樣。他說:緬甸軍政府很想跟美國、歐洲國家發展關係,急於證實自己不是中國的傀儡,這就是軍政府單挑果敢,對華人下手的原因,這裡全是華人,打掉華人的武裝之後,然後對華人進行了一次屠殺。雖然不像印尼屠殺華人這麼慘烈,但是也差不多。佔領完了以後又想驅趕非法入鏡的中國人,因為很多中國人在那邊做生意是沒有護照的,因為它是華人的自治區,所以很多中國人去是不需要護照,所以後來驅趕中國人。在做這個動作的時候,受到了我們的警告。所以它現在就是想通過殺華人這個行為討好美國人。


在緬甸對華人動手之前的幾天,也就是8月份,就是我們中石油輸油管道動工的時候,它打起來了,要殺華人。而在這之前,美國的一個參議員訪問了緬甸,緬甸軍政府居然用接待國家元首的待遇接待一個參議員,所以說這個事情不簡單。就在果敢戰事的同一天,中國新華網公佈一則消息,中國向緬甸贈送了一批鐵路機車,而同一天美國國務院卻發表聲明,嚴重關切緬甸的軍事行動。美國在背後指示了這個行動,他要嚴重的關切,一邊拉著中國的盟友,然後一邊還讓中國感謝它,好像它比我們還要關切這個地方,這就是他們在玩的東西。所以說我認為這個事情下一步很有可能緬甸向西方倒去,它一旦倒去之後,我們就失去了南海的一個戰略支點,中國南海下一步的佈局就非常麻煩了。


美國一邊在摘我們的三顆小衛星,同時還在內部組織、支持所有的反華勢力,這些反華勢力實際上我們大家也都知道,實際上對我們中國不友好的勢力的總後台全是美國,但是問題是這些勢力基本上都聯手了,原來都是各自乾各自的,現在不一樣了,所以達賴在搞3?14事件的時候就跟熱比婭聯繫,熱比婭搞完新疆的事件又跟達賴聯繫,雙方又站在一起了。所以你看達賴哪像一個和尚?他為了利益甚麼都可以不管了。(達賴和熱比婭擁抱的照片)這哪像個和尚?伊斯蘭教規也不允許這樣,雙方為了他們的利益甚麼都不顧了。達賴跟民運分子魏京生、民進黨全部都連在了一起,同時還在我們的內部(很多重要的經濟部門、學術部門)安插了大量的間諜。因為我在北京的很多學術部門都是他們的兼職研究員,或者他們內部的客座教授,經常跟他們進行一些學術方面的交流,他們的教授基本上就是利用他們自己的聲望,傳遞一些為美國服務的觀念。我在這裡講一個北京大學的教授,名字我不點了,因為我是他們的研究員,我在探討的時候,他就說過,他說:中國的未來取決於美國,為了換取美國的信任,中國有必要單方面銷毀我們的核武器。我馬上就站起來說:你是吃誰家飯長大的?你是甚麼皮膚?你怎麼說美國的話呢?要單方面銷毀我們的核武器換取美國的信任?你這句話是說我們應該把我們的胳膊、腿砍下來,然後讓別人相信我們沒有威脅他嗎?


清朝的時候,我們的朝廷是多麼想讓世界相信我們沒有威脅世界的誠意,結果怎麼樣呢?最後被人家瓜分了。我說你怎麼能混亂到這個程度呢?後來他跟他的研究生不斷的請我吃飯,所以我就懷疑這個人是美國間諜,但是我沒有證據。

檢視次數: 1118

© 2018  

台灣民政府 中央會館 Central Government Headquarters
新竹州桃園郡33391龜山鄉員林坑路100-1號  (03) 355-6363
No.100-1 Yuanlinkeng Road, Guishan Township, Taoyuan County Hsinchu state. 33391, Taiwan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