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旭《美國全球戰略 與 中國危機》總整理

1、沒有國防轉化能力的GDP其實只是給別人準備的戰利品,因此戲稱其為“狗的屁”。

2、每個人都在念“阿彌托佛”的國家沒有希望,這樣的軍隊也沒有希望。

3、不管多麼先進的武器,都不會自動進行戰爭,戰爭最高層次和最後階段的較量,永遠都是在於人,在人的思想層面進行。

4、當前國際政治和軍事大勢:一個帝王和三大戰場。

5、六方會談不過是兩方會談的掩護。

6、中國周邊僅有的三顆衛星,一個已被美國佔據,兩個正被美國握在手中!

7、美國已經握住了台灣,並控制著西藏、新疆的兩個木偶。

8、自然界的很多真理,都是一個人發現的。

9、中國就像一台不同產地的元器件組裝成的一部老舊電腦,同時安裝著共產主義的思想操作系統、資本主義的經濟操作系統、封建官僚主義的行政操作系統,以及孔子儒家的道德教化系統,各系統之間的兼容程度,決定著中國最後統一意識形態和信仰的形成,並間接地決定著中國不同民族、不同地區的和諧發展,並進而影響著中國最後的統一。

10、社會變革不僅僅是經濟建設,而是各社會系統的協調發展;經濟建設也不僅僅體現在各地的房地產,而是包含著工業化。

11、強國具有三大要素:經濟、技術和精神。只有經濟而無技術和精神,所以清朝覆亡;只有經濟和技術,所以宋朝覆亡;三者齊備,所以漢唐稱雄。

12、中國的改革開放,是在沒有進行充分論證和周密戰略規劃的情況下,迅速展開的,這就是“摸著石頭過河”口號提出的由來。行動可以摸索,方向必須清晰,當年中國共產黨就是因為戰略不清晰,導致很多曲折;後來提出農村包圍城市,戰略清晰後,革命迅速打開新局面。

13、中國處在國家重新設計、重新建設的關鍵階段,歐盟正在產生總統,日本意欲脫美自立,美國重創待復,此時,正是中國戰略家縱橫捭闔大顯身手的時機。

14、中國的沿海集中了改革開放的全部家當,北京是中國的頭顱,沿海就是中國的心臟。但偏偏這個地方,由於中國沒有海外盟國和軍事基地,也沒有航空母艦提供基本的防禦縱深,而對面卻分佈著世界最密集的海空軍基地,駐有當今世界最強大的兵器如核武器、核動力潛艇,核動力航空母艦集群,隱身戰略轟炸機,彈道導彈,還構築了世界最完備的反導彈防禦網。這就等於中國的胸膛,被抵上了幾十把刺刀。

16、中國已經失去了成為世界大國的歷史機遇,最多只能成為地區強國。中國的出路在於和周邊各鄰國和平共處,最後建立和歐盟類似的亞盟,然後再憑藉文化的力量,和平賽跑,三百年後再分勝負。

17、豐富的想像力和深刻的洞察力,遠比百分之百的準確性更為重要。

18、奧巴馬上台的2009年,幾乎每個月都有針對中國的各種壞消息。奧巴馬剛剛上台,便和日本密謀關於針對中國的很多事情。5月份是馬來西亞、越南、菲律賓一塊兒提出把南沙群島併入他們國家最囂張的一個月,在這個月美國的軍艦連續在南海和中國的軍艦、漁船發生衝突,到6月份,印度一下子增兵6萬,在這6萬里面有2個山地步兵師加1個炮兵師。7月份的時候日本宣佈要在與那國島駐軍,後來日本新政府上台以後,這個消息暫時停下來了,現在是擱置,但是它的國防部長已經宣佈要在這個地方駐軍。還是在7月份,印度自己製造的核潛艇下水,還要宣佈再建4條,然後日本邀請熱比婭訪問,同時希拉里又跑到印度宣佈要和印度建立戰略夥伴關係,大規模出售軍火,同時又回到泰國,然後台灣又邀請達賴一系列的事件。8月份澳大利亞借力拓案在政治上攻擊中國,它發表了一個白皮書,白皮書上公開的宣稱要和中國打一仗。到8月的下旬,緬甸果敢就發生了殺中國人的事件。到9月份,奧巴馬宣佈對中國加征關稅,這是一個經濟事件,就在同一天,中國宣佈要對美國的肉雞和其他的產品進行調查的時候,這時候美國宣佈派助手到印度,到達賴的駐地見達賴。就在9月15號,美國情報部門出台報告,公開的把中國、俄羅斯、朝鮮和伊朗一起列為危害美國國家利益的假想敵。它的國防部長公開宣佈要研製新型的戰略轟炸機 B—3對付中國,10月份,就我們閱兵過後不久,台灣突然大規模的試射導彈,那不是小數,而且這個導彈不是小導彈,全是大的導彈,有很多導彈可以打到新疆,基本上可以覆蓋大陸全境。這還只是一個輪廓,很多的事件全都上網了,只是我們的政府出於其他安定的考慮,沒有有意的宣傳這些事件。

19、中國是一個完全被地緣政治包圍的國家,因為它的周邊是軍事基地、軍事聯盟、核武、賭場和毒品,還加上恐怖主義,被全面的包圍。

20、美國對中國採取的佔領基本上是經濟掏空、地緣包圍、軍事遏制、政治高壓、內外夾擊、持續干擾,還要加上一個貿易圍堵。

21、美國對中國總的目標:美國已經按照中國的太監模式塑造了日本,現在又準備按照日本模式(太監模式)塑造中國。

22、今天世界的新聞基本上是在伊斯蘭世界、俄羅斯和中國之間來回轉,我們要是看報紙、新聞聯播,大家都應該很清楚,實際上基本上都是不利於這三大集團。

23、中國近百年來,一直在和世界上幾個大國進行著生死糾纏,一百年前是和英國(及其代表的歐洲);六十年前(民國)是和日本;三十年前(新中國)是和蘇聯,最近的三十年(改革開放)是和美國。

24、清朝GDP比今天佔世界比重還大但卻被人輪番洗劫。

25、美國一邊火上澆油鼓勵中國發展房地產,一邊陰謀暗算中國的戰略產業。

26、美國突然爆發的金融危機,在暴露美國金融體系混亂的同時,也突然暴露出中國手中握有一萬多億美元債券的驚天事實。

27、美國將利用這次金融危機,全面洗劫中國財富,徹底遏制中國的發展勢頭。

28、由於國際政治生態的變化,中國失去了很多真正的朋友。有人今天還說中國的朋友遍天下,把有外交關係等同於朋友,這不是自欺欺人嗎?中國真正能夠稱得上真朋友的,就是身邊的三顆小衛星:朝鮮、緬甸和巴基斯坦。但是,美國現在大玩陰謀,要摘走中國的三顆小衛星,也就是掰斷中國僅剩下的三條螃蟹腿。

29、美國和日本今天的GDP比中國大,為什麼是大國?那是因為人家的GDP構成,是高科技,是信息產業,航天產業,航空產業,航海產業,大型機械製造業,生物產業和現代農業!這些產業,平時都具有世界擴張性,都可以以暴利賺取世界的錢;戰時,全部都可以轉為國家的軍事實力,消滅敵國,掠奪財富。中國現在構成GDP的東西,沒有任何可以轉化為現代網絡戰和太空戰、空中戰爭能力的東西,只能供國民小享受和某些貪官污吏大享受的東西,最後還要被外國人拿去。今天中國的經濟,有人說是春藥經濟,有幾分道理。在春藥激素的刺激下,各地大力發展房地產,洗浴業,中國長成了一個沒有骨頭的大胖子。我們錯把重量當力量,把肥大當強大了。

30、由於中國經濟主要由低技術產業拉動,所以,中國的經濟優勢,不能轉化為軍事優勢,因此也無法轉化為戰略優勢和政治優勢,在當今世界上只能淪為被敲詐和被侵害的對象。這事實上將阻礙甚至斷送中國的崛起。

31、“中美國”的G2概念,中國人生產,美國人消費;中國人掙錢,美國人借錢。

32、美國要通過戰爭拉動經濟,它就一定要尋找獵物。打仗,可以要別人的命;但是,不打仗,那就要了美國的命!

33、當民族工業和農業瓦解後,中國人必將像晚清一樣,成為西方傾銷剩餘產品的巨大市場。今天中國借錢給美國,美國通過貶值坑中國,當中國借美國錢的時候,那就是高利貸。

34、整個世界,其實就是一個非洲草原上的動物世界。看國際政治焦點隨著財富的轉移,其實就是食肉動物,圍著食草動物遷徙。那些豹子獅子,一般都是跟著羊群、牛群走的。那是他們的食物來源。現在,最大的羊群和牛群在中國。美國、歐洲、日本這些一百多年來的老列強,人類社會的食肉動物,所以都圍中國的旁邊。

35、只要中國不從屬於西方利益,試圖維持本民族獨立,中國就必然長期被西方集體孤立和抑制。

36、當年的蘇聯,今天的俄羅斯、伊朗等國面臨的困境和問題,和中國是一樣的。美國對付中國的戰略,是一貫的,清晰的,不分黨派。政治的、文化的、外交的、經濟的、軍事的,時而國際時而國內,時而搞個什麼G2“中美國”概念,忽悠中國,離間中俄,時而又在兩岸和中日之間左右逢源,在中國周邊又打又拉,分化瓦解,笑裡藏刀,組合拳,連環腿,步步緊逼,近20年來可以說始終不給中國片刻喘息機會。而中國則是四面招架,防不勝防。

37、帝國主義就意味著戰爭。只要美國不改變全球帝國戰略,中國面臨的威脅就是永存的。

38、中國之所以沒有特別強的危機感,就是我們到處喊和諧、和平,這本來是說給世界聽的,卻把自己的人們麻醉了。

39、中國“胖乎乎的國民”被小財富腐蝕了靈魂,變得貪圖享受,意志萎靡,懦弱不堪,全國到處燈紅酒綠,紙醉金迷,洗浴中心之多,縱慾之風之盛,超過羅馬帝國晚期。精英階層厭戰、怯戰情緒濃烈。黨政軍辦公大院,哪個不被高級飯店包圍?一些貧困縣也大蓋樓堂館所,這是什麼?是中國的腫瘤!為什麼不用這些錢投入高科技?一年中國光是吃喝和公車費用就是幾千個億,相當於一百多艘大型航空母艦。

40、蓋中國之積習,往往有可行之法,而絕無行法之人;有絕妙之言,而絕無踐言之事。

41、當年蔣介石對中國的評價:“現在,絕大多數中國人的精神狀態是渾渾噩噩,毫無生氣。在行動中表現為好歹不識、是非不辨、公私不分。由此,我們的官員虛假偽善,貪婪腐敗;我們的人民鬥志渙散,對國家福利漠不關心;我們的青年頹廢墮落,不負責任;我們的成年人則淫邪險惡,而又愚昧無知;有錢人縱慾放蕩,花天酒地;而窮人則體弱污穢,潦倒於黑暗之中。所有這些導致政府的權威和紀律掃地以盡、蕩然無存,終於引起社會動亂,使我們在天災和外敵入侵面前束手無策,無能為力。”

42、西方富裕了500年,美國也富裕了一百多年,依然精神抖擻。中國才改革開放30年,剛有一點小錢,就又貪圖安逸地眯起了眼睛。

43、我們摸著石頭過河,最後摸到了一大堆磚頭。全世界把房地產列為支柱產業的就中國一家。

44、我們要敢於迎接合理合法的戰爭,改善安全態勢,刺激經濟,振奮國民精神。新中國的穩定局面,和經濟發展良好的時期,都是幾場自衛反擊作戰的結果。狼是打走的,不是勸走的。

45、中國需要戰略家,更需要堅定、勇敢和充滿憂患意識的人民。世界上沒有打不敗的敵人,中國的面前也沒有邁不過去的難關。最大的危險是看不到危險。我們的很多學者和官員,只看到鮮花美酒,GDP,眼睛盯著權位和女人,像一隻短視的食草動物。


戴旭論緬甸

就是果敢事件,果敢事件槍聲響之前我已經到那兒了。當然我沒有預計到這個地方會出事情。槍聲熄了我才從成都軍區作戰部走出來,當時我跟作戰部長說:你們犯了一個錯誤。

他說:為什麼?

我說:你們怎麼可以看著他們打我們的華人呢?果敢這個地方大家要知道,全是華人的自治區,高度自治,由彭家聲管理。什麼人在這兒自治呢?都是我們60年代、70年代去的知青,而且大部分是四川人,一口四川話。它突然對這個地方大打出手,

我說:我們離得這麼近,你怎麼可以坐山觀虎鬥?你不動。

他說:我們不能動,軍隊應該聽從國家的調遣。

我說:你應該採取其他的方式,比如說部隊調動,大炮架起來,飛機起飛等等一些行動,震懾他們一下,你不能看著我們的人就這樣被他欺負。

他說:現在已經這樣了,下一步怎麼辦?

我說:下一步你就麻煩了,下一步可能有兩個方面的問題,

第一,現在緬甸還有5支反政府武裝,下一步緬甸會一個一個的把他們打掉。

第二,這些武裝全打掉以後,緬甸這個軍政府要離中國而去了,它想走。

 

“軍政府”什麼意思?它是不考慮民間的意願,不怎麼考慮國家的利益,它考慮的是自己這個政府的生存,它為什麼跟中國好?我是在這裡客觀的分析它這個國家,事實上緬甸這個軍政府對中國也不信任,因為它一直在擔心被其他的國家入侵,被其他國家控制,所以前不久我的一個好朋友,《環球時報》的邱永崢到了緬甸的首都,他說整個緬甸的首都只有不到20輛的出租車,後來他跟一個出租車司機說:我想去你們的市中心看看。

他說:我在這個地方20年了,我也不知道我們的市中心在哪兒。根本就沒有市中心,它這個城市裡面只有散居的一些普通的房子,什麼都沒有。所有的國家部委全部駐在深山裡面,它的旁邊全是軍營。這個軍政府西方對它非常的不信任,對它制裁,在這種情況下,才倒向中國,尋求中國的保護。實際上對中國的也非常的不信任,現在它為什麼突然要打中國?

 

彭家聲說了一句話,我認為把這個問題說透了,我後來看到他這句話的時候,他這句話講的基本上跟我在作戰部裡講的話一樣。

他說:緬甸軍政府很想跟美國、歐洲國家發展關係,急於證實自己不是中國的傀儡,這就是軍政府單挑果敢,對華人下手的原因,這裡全是華人,打掉華人的武裝之後,然後對華人進行了一次屠殺。雖然不像印尼屠殺華人這麼慘烈,但是也差不多。佔領完了以後又想驅趕非法入鏡的中國人,因為很多中國人在那邊做生意是沒有護照的,因為它是華人的自治區,所以很多中國人去是不需要護照,所以後來驅趕中國人。在做這個動作的時候,受到了我們的警告。所以它現在就是想通過殺華人這個行為討好美國人。

 

在緬甸對華人動手之前的幾天,也就是8月份,就是我們中石油輸油管道動工的時候,它打起來了,要殺華人。而在這之前,美國的一個參議員訪問了緬甸,緬甸軍政府居然用接待國家元首的待遇接待一個參議員,所以說這個事情不簡單。就在果敢戰事的同一天,中國新華網公佈一則消息,中國向緬甸贈送了一批鐵路機車,而同一天美國國務院卻發表聲明,嚴重關切緬甸的軍事行動。美國在背後指示了這個行動,他要嚴重的關切,一邊拉著中國的盟友,然後一邊還讓中國感謝它,好像它比我們還要關切這個地方,這就是他們在玩的東西。所以說我認為這個事情下一步很有可能緬甸向西方倒去,它一旦倒去之後,我們就失去了南海的一個戰略支點,中國南海下一步的佈局就非常麻煩了。

 

    美國一邊在摘我們的三顆小衛星,同時還在內部組織、支持所有的反華勢力,這些反華勢力實際上我們大家也都知道,實際上對我們中國不友好的勢力的總後台全是美國,但是問題是這些勢力基本上都聯手了,原來都是各自干各自的,現在不一樣了,所以達賴在搞3?14事件的時候就跟熱比婭聯繫,熱比婭搞完新疆的事件又跟達賴聯繫,雙方又站在一起了。所以你看達賴哪像一個和尚?他為了利益什麼都可以不管了。(達賴和熱比婭擁抱的照片)這哪像個和尚?伊斯蘭教規也不允許這樣,雙方為了他們的利益什麼都不顧了。達賴跟民運分子魏京生、民進黨全部都連在了一起,同時還在我們的內部(很多重要的經濟部門、學術部門)安插了大量的間諜。因為我在北京的很多學術部門都是他們的兼職研究員,或者他們內部的客座教授,經常跟他們進行一些學術方面的交流,他們的教授基本上就是利用他們自己的聲望,傳遞一些為美國服務的觀念。我在這裡講一個北京大學的教授,名字我不點了,因為我是他們的研究員,我在探討的時候,他就說過,

 

他說:中國的未來取決於美國,為了換取美國的信任,中國有必要單方面銷毀我們的核武器。我馬上就站起來說:你是吃誰家飯長大的?你是什麼皮膚?你怎麼說美國的話呢?要單方面銷毀我們的核武器換取美國的信任?你這句話是說我們應該把我們的胳膊、腿砍下來,然後讓別人相信我們沒有威脅他嗎?清朝的時候,我們的朝廷是多麼想讓世界相信我們沒有威脅世界的誠意,結果怎麼樣呢?最後被人家瓜分了。我說你怎麼能混亂到這個程度呢?後來他跟他的研究生不斷的請我吃飯,所以我就懷疑這個人是美國間諜,但是我沒有證據。

檢視次數: 336

© 2018  

台灣民政府 中央會館 Central Government Headquarters
新竹州桃園郡33391龜山鄉員林坑路100-1號  (03) 355-6363
No.100-1 Yuanlinkeng Road, Guishan Township, Taoyuan County Hsinchu state. 33391, Taiwan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