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  G7 七大先進國首腦會議 專刊
內頁特別 在介紹完七國先進領袖後 接著
隆重介紹 台 灣 民 政 府

G7-2016- (1)

G7-2016- (2)

G7-2016- (3)

G7-2016- (4)

G7-2016- (5)

文章來源 G7 官方專刊http://www.mazdigital.com/webreader/39255?page=82


"給予台灣自我決定與公正
改變美國策略性模糊政策的訴訟案"

自從二次大戰結束以來,美國對台灣抱持策略性模糊政策。以自我決定與公正之名,此政策早該改變。

以改變任何根深蒂固政策為目標是困難的。一個台灣的教育與宣導團體率先致力於這個目標。台灣民政府,由受敬重的林秘書長領導,認為現在是時候台灣人終於享有決定他們自己國籍的自由。

從2008年開始,台灣民政府每週舉辦教育課程推廣台灣國際法定地位正常化,每月有2000至3000台灣人來參加上課。現今台灣民政府以60幾個辦公室,全台超過4萬名會員為豪。林秘書長表示”台灣民政府的目標是為達台灣法定地位正常化並取得本土台灣人人權保障。”他補充說明”沒有這些自由與保障,本土台灣人將持續處於無國籍狀態,沒有國際承認政府。70幾年來,我們一直生活於政治煉獄。我們應立即享有選擇自己國籍的權利。”

為進一步達成目標,林秘書長與台灣民政府(非屬於台灣官方政府),向美國哥倫比亞特區聯邦法庭提出訴訟案,主張台灣與台灣人民目前國際地位違反人權。他們要求法庭作出判決宣告依聯合國大憲章有關人權規定的國際法,台灣人應擁有的權利被侵奪。以此,他們開立一條台灣人民公投途徑。請看Lin v.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Republic of China, Civil Action No. 1:15-cv-00295 (CKK)

要了解台灣民政府主張與美國目前策略性模糊政策,就必須了解台灣歷史。15與16世紀受荷蘭與西班牙管轄以後,台灣於1895年起由日本控管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當美國擊敗日本,表面上也取得台灣控制權。然而,美國沒有執行其主權義務及親自治理,而是設置一個管理者-蔣中正來掌控台灣。那時蔣中正在中國對抗中國共產黨而戰敗,他也是麥克阿瑟的好朋友。

蔣介石對台灣下的第一個行政命令是單方面剝奪台灣居民原有的日本人身分,而且逕行宣布每個台灣居民成為中華民國國民。當美國開始於金融與軍事上支持台灣,同時也對台其灣他議題開始模糊政策,包括台灣人國籍與中華民國佔領議題。當日本接受戰敗並放棄對台控制權時,這個政策取向的一部分於1951年舊金山和平條約留下紀念。然而,再次,和平條約並未提到台灣人所關心的主權問題,既沒有確定美國領有台灣主權與管轄權,也沒有給予其他國家。這個模糊政策一直保留至今。

自1951年和平條約生效,美國對台政策繼續含括財務及軍事援助,此乃隱含欲防衛台灣免於任何潛在性軍事攻擊,特別要防守台灣旁邊的中國共產黨。例如,於1995至1996年間,美國派遣二艘航空母艦及支援船艦至該區域展示武力以回應中華人民共和國欲針對台灣的武力威脅。最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撤退,解除軍事威脅衝突。很清楚地,美國絕不會允許中國對台武力威脅並袖手旁觀。

二戰後與冷戰期間,美國對台策略性政策是說得通。畢竟,多米諾(骨牌)理論立基於如果一國淪陷為共產國家,其他鄰國就會相繼跟隨淪陷,導致共產主義全球擴張的政治局面。這個理論是美國處理與韓國與越南間衝突背後的動力。台灣因接近中國地緣因素也曾是其中一部分的謀算與策略。

最近我們看到美國能改變行之已久外交政策。美國已開啟與古巴經濟關係,結束另一篇冷戰故事。這個外交政策重要轉變的發生非因古巴政權改變或古巴政府脫離共產主義轉向市場經濟。

美國已經加重與亞洲經濟關係,此政策中心即為近期簽訂之11國TPP貿易協定。另外,美國與中國關係已成美國總統大選焦點話題,二黨候選人呼籲要對中國採較強硬貿易關係。對台灣及策略性模糊政策而言,這代表什麼意義?

這說明當美國有能力並應該繼續支援台灣政策之時,行之70年快進入一全新世紀的模糊政策不應再拿台灣當人質。台灣民政府認為本土台灣人正遭受人權被侵犯待遇。國際人權準則保障所有人免於被專斷剝奪國籍。許多國際法條顯示禁止專斷剝奪國籍。特別是:

  • 聯合國憲章規定,其旨在「在尊重人民平等權利和自決原則的基礎上發展各國間的友好關係,並採取適當措施加強世界和平。」
  • 「世界人權宣言」第 15 條指出:

           (1) 每個人都有權擁有國籍。

           (2) 不應強行剝奪任何人的國籍以及駁回其更改國籍的權利。

  • 「世界人權宣言」是用於補充聯合國憲章中對「基本人權」和「人權」定義的文件,並且被當做「國際社會成員乃至所有人的義務」加以引用。
  • 「1961 年減少無國籍狀態公約」(以下簡稱「1961 年公約」)是國際慣例法對確定自己國籍的個人和集體權利的具體體現。
  • 「1961 年公約」第 7(6) 條闡明了任何人不得失去其國籍(如果失去國籍會使人處於無國籍狀態)的基本國際準則。

台灣6次前進聯合國爭取席位,每次皆無功而返。現在台灣人民旅行世界無法知道他們到達的國家是否會承認他們的護照有效。但是台灣,一個僅比麻州和康乃狄克州合起來面積稍大的國家,有權取得一個受國際承認的國籍,就像地球上任一國家一樣。

 不管是不是杜魯門、邱吉爾和史達林掌控世界版圖時發生此無心後果,現在是時候美國應矯正此錯誤給予台灣一個自我決定的公投。美國不應該一昧反對,特別是從人權立場,持續固守過時外交政策與老舊的忠誠。林秘書長與台灣民政府正向美國、聯合國與全世界傳遞一個強大訊息,那就是台灣人有權要求一個自我決定的國籍,而且這個國籍將永遠獲全世界承認。

檢視次數: 34449

© 2017  

台灣民政府 中央會館 Central Government Headquarters
新竹州桃園郡33391龜山鄉員林坑路100-1號  (03) 355-6363
No.100-1 Yuanlinkeng Road, Guishan Township, Taoyuan County Hsinchu state. 33391, Taiwan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