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5-09    作者:戴旭

美國不僅僅是對中國構築一個靜態的“C”字型戰略包圍圈就完事。在冷戰年代,美國對中國是硬圍堵,對蘇聯是軟絞殺;冷戰結束後,美國對中、俄的大戰略,正好反過來:美國對俄羅斯是硬圍堵,對中國採取軟絞殺。

 一是經濟掏空:28個產業,控制了21個。這是最根本最省事的釜底抽薪。多少年來,當中國沉迷於GDP數字和外貿進出口額的時候,美國卻一直在隱秘地實施著針對中國的經濟掏空戰略。美國借中國的錢,再投到中國,消滅中國的名牌,控制中國的礦產,入股中國的銀行,炒中國的股市、樓市,但是,美國卻不許中國購買美國的企業,不出售給中國高技術和武器,只許中國大量的金錢買美國的國債--其實就是“借”錢給美國,供美國循環用於掏空中國。這方面的事例不勝枚舉,可以參考北京財經大學教授李炳炎在北京大學幾年前的一個講座《外資併購與我國產業安全》。我新華出版社出版的我的《盛世狼煙》中寫道,美國一邊火上澆油鼓勵中國發展房地產,一邊陰謀暗算中國的戰略產業。比如,以贈送二手波音707,組裝麥道飛機為誘餌,當然還有可能收買間諜的方式,搞死了中國的大飛機“運十”,然後他們的飛機全部佔領中國市場。再比如它用中國的火箭發射美國的衛星,一上天就爆炸,毀壞中國運載火箭的聲譽,它拿了保險走人。它的衛星發射前以保密為由不讓我們看,誰知道它是衛星還是炸彈?這方面的例子太多了。總而言之,就是讓你隻長肉,不長骨頭。因為只有肉以後它可以吃,你有了骨頭就有了力量,它可能吃不著。

一、     美元陷阱美國突然爆發的金融危機,在暴露美國金融體系混亂的
             同時,也突然暴露出中國手中握有一萬多億美元債券的驚天事實。

二、     我想要說的是,這些錢,是中國改革開放30年的財富積累,現在
             大部分被美國拿去了,只要跳出純粹的經濟和金融視角就可以
             一目瞭然:美國已經通過債券綁架了中國!中國無法拋售這些
             債券,否則只能讓這些債券早日貶值和更大幅度貶值,美國還在
             威脅利誘中國必須繼續購買美國債券,因為如果中國不買,美國
             經濟不能早日復甦,這些債券仍然是一文不值,而且人民幣還要
             升值,影響到以出口為主的工業體系。美國就用這樣的話嚇唬
             中國把錢送到美國的口袋。

中國的錢被美國拿走,中國不再有錢購買技術,建立現代工業體系和發展軍備。事實上等於斷送了現代化的前景。誰都知道,現代化就是工業化,沒有錢怎麼工業化呢?中國因此也沒有基本的國家安全,因為一萬多億美元,沒有轉化成任何一點國防能力!美國不賣給中國軍火和高技術,歐洲也不賣,只賣給中國債券。美國拿著中國的錢,等待機會,等中國破產時,低價收購中國的資產,然後再高價盤剝中國!

美國為什麼不購買中國的債券?為什麼不拋售黃金救美元?為什麼不出售波音公司救它的金融機構?誰都清楚,美國同時開動印鈔機大印美元,必然要導緻美元大幅度貶值,中國手上的美國國債最後還是一文不值。只要有工業在,有資源在,美國就一直會在軍事上遙遙領先其他國家,別人就得繼續給它錢。它什麼也不在乎。但它牢牢抓著工業、高技術和資源。英國《金融時報》網站5月24日報導說,中國掉進“美元陷阱”,幾乎別無選擇,只能將大部分日益增加的外匯儲備不斷注入美國國債市場。儘管明知美國金融市場凶險,但僅3月份一個月,中國直接持有的美國國債就增加了數億美元,現在已經超過8000億美元,繼續不得不充當美國政府最大債權人。這是一枚不值得驕傲的金牌。《華盛頓郵報》5月26日文章以戲弄的口吻說道:中國出人意料地從國際金融體系的膽怯參與者搖身一變成為不耐煩的敲桌子者……作為國際金融體系核心的美元一旦貶值,中國政府勢必會虧錢。

所以中國想方設法減少美元貶值風險。最牢靠的辦法是停止買入太多美國國債,但這將使人民幣升值,從而加劇出口困境。所以中國千方百計尋找能走出美元陷阱而不會推高人民幣的法子……它希望更多地通過人民幣結算……但想以此逃離美元陷阱,就有些可笑了……這就好比老虎機邊的賭徒,絕望地增加賭注,使損失愈加慘重。

“ 在美國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陷入戰爭困境的時候,美國的戰略家們也為中國設計了一個金融陷阱。當年美國整蘇聯的時候,曾經設計了一個軍備競賽的大戰略,誘使蘇聯把錢都變成黑乎乎的核武器。蘇聯光核潛艇就造了300多艘,氫彈到了一億噸當量,核彈頭幾萬枚。最有名的是星球大戰計劃。最後弄死了蘇聯經濟。

現在還無法判斷,這次金融危機是不是美國的戰略家有意設計的。但我一直很疑惑:為什麼別的國家發生金融危機,都是自己的貨幣一文不值,為什麼美國發生金融危機,美元不貶值?我把這個疑惑發在上海的《新民週刊》上了。一切重大的歷史真相,都是國家最高機密。美國跟我們不一樣,我們的韜光養晦,地球人都知道,美國的真實意圖,永遠都不會有人知道。

不管是不是美國故意製造的金融危機,可以肯定的是,美國將利用這次金融危機,全面洗劫中國財富,徹底遏制中國的發展勢頭。伊拉克戰爭前,石油是25美元一桶。2003年伊拉克戰爭之後,石油價格被推高到140美元一桶,我們在那個價位開始戰略儲備。我們要知道,世界很多大石油公司都在美國人手上,而且石油是用美元結算的,價格高美國可以從這個地方彌補自己的損失。中國的損失從哪裡彌補?但是,美國沒有料到的是,俄羅斯趁機起來了,因為它是石油輸出國。美國一看,這不是養虎遺患嗎?於是又開始打壓。正是從這個地方,我在2004年就看到美國絕對不敢打伊朗。當時俄羅斯連續給伊朗先進武器,像激怒美國開戰,因為那樣石油會漲到200美元一桶,俄羅斯會加速復興。但美國人沒有上當,不僅不打伊朗,從伊拉克都準備撤軍了。

打壓石油價格肯定有利於中國,但是,美國有辦法讓中國獲利的部分,跑到美國的手裡。美國一邊哄著中國繼續買它的債券,一邊又居心叵測地在中國周邊和國內製造麻煩,從直接的動機上說,在中國周邊製造動盪乃至誘發戰爭,是想讓中國陷入四面楚歌,或與外敵發生對抗,或引發國內衝突,從而達到為淵驅魚,把中國資金趕到美國去!不僅把外國投在中國的資金趕走,還把中國自己的資金趕走!也就是說,中國祇買美國的債券還不夠,美國還要把中國所有的財富和未來,也都要拿去,只不過用的手法格外隱秘就是了。這樣既救了當下的美國,又毀了中國的未來,除去心腹之患。此舉比用軍備競賽拖垮蘇聯更高一籌。我們要看清並記住這一點。21世紀第一個十年發生的事,將會深刻地影響未來50年乃至更久的時間。

二、外交箝制大挖中國的盟國,全面孤立中國,就像吃螃蟹一樣,一根一根地掰斷中國的腿。東南亞20世紀60年代,美國是東南亞的敵人,中國是東南亞的戰略後方,特別是越南,中國對它有救命之恩。越南對那時犧牲在越南的中國烈士,樹的墓碑都稱為世代感恩碑。現在,東南亞基本上成為美國的政治屬地。越南親美程度超過親華。

由於國際政治生態的變化,中國失去了很多真正的朋友。有人今天還說中國的朋友遍天下,把有外交關係等同於朋友,這不是自欺欺人嗎?中國真正能夠稱得上真朋友的,就是身邊的三顆小衛星:朝鮮、緬甸和巴基斯坦。但是,美國現在大玩陰謀,要摘走中國的三顆小衛星,也就是掰斷中國僅剩下的三條螃蟹腿。

朝鮮朝鮮與中國的關係,盡人皆知,用鮮血和生命凝成的戰鬥友誼。但現朝鮮半島形勢是世界上最緊張的。這背後就有美國的戰略陰謀。美國發現,朝鮮是中國周邊唯一一個它無法插足的地方,但朝鮮一再胡鬧,根本目的乃在於要和美國直接發展關係,以延續政權生存。看透這一底牌,美國於是設局,讓中國為它火中取栗。它不斷刺激朝鮮,讓朝鮮拚命發展核武器,嚇唬日本和韓國繼續抱緊美國大腿,同時在國際上損害中國威信,製造中國無力控制朝鮮的事實,同時激怒中國製裁朝鮮,因為朝鮮擁有核武器中國也將受威脅。一旦中國對朝鮮動作量過大,就會把朝鮮推向美國,美國就會順勢在中國的陸地出口上,堵上一塊石頭。所以,美國現在對朝鮮核危機一點都沒有危機感,它在靜觀,以期用不戰而屈人之兵的辦法,掌控全部朝鮮半島;再加上日本,美國針對中國的戰略橋頭堡和戰略預備隊的實力,就厚實得多。這同時也可以用來對付俄羅斯,以策應它在中亞的東進戰略。如果我們再不有所作為,朝鮮倒向美國是必然的。而且會很快。所以,我判斷在西藏、新疆之後,東北延邊會成為中國下一個動盪的地區。只要美國控制了這一地區,美國一定會製造大規模動盪。我們想想”3·14“和”7·5“事件的外因就知道了。

緬甸是毛澤東時代為中國經營下來的戰略資產。但是,前幾天,緬甸政府軍突然對華人自治區大動干戈,血洗果敢。這是為什麼?這裡面有兩個事件與此有關,一是不久前緬甸以國家元首的規格,接待了美國參議員吉姆·韋布;二是中國已經籌備4年多的緬甸油氣管線本月動工。中國修這條線,可部分擺脫馬六甲海峽的困境。但是,現在這裡突然打起來了,而且首先是在華人自治區。緬甸是中國西南重慶、成都和昆明大三角地區的出海口。開通這個點,可以避開馬六甲海峽,還節省3000公里海路。馬六甲海峽最窄的地方不到3公里,一挺機槍就可以封鎖。現在在美國控制之下。這也是中國通向印度洋的最便捷的通道。中國與非洲、歐洲、中東的貿易,大部分要走印度洋。而印度還處心積慮,要在印度洋上找中國麻煩。緬甸的出海口,對中國有至關重要的意義。正因為如此,美國不遺餘力,予以封堵。《環球財經》引述一位學者的話說:緬甸軍政府,事實上對中國也不信任。他現在對中國好,是因為被西方制裁得別無選擇。只要一有機會,緬甸就會利用印度、東盟平衡中國;如果美國和西方對他露出笑臉,他馬上會鋪紅地毯歡迎他們。現在,美國為了牽制中國,對他伸出了手。果敢地區領導人彭家聲說:緬甸軍政府想跟美國、印度、一些歐洲國家,特別是美國發展關係,軍政府急於要證實自己不是中國支持的傀儡,這就是軍政府單挑果敢痛下殺手的原因,同時也試試中國政府的反應。

巴基斯坦由於阿富汗戰爭,美國已經基本上控制了巴基斯坦。美國控制巴基斯坦有戰略上的雙重用意。一是抓住伊斯蘭世界的龍頭。因為巴基斯坦是伊斯蘭世界唯一擁有核武器的國家。內心裡相信文明衝突的美國人對此是不會放心的,怕這些核武器在伊斯蘭世界擴散,那西方世界就亂套了,所以,反恐一開始,先進入巴基斯坦,把聯軍的後勤基地放在巴國,實際上就是變相佔領巴基斯坦。對於中國,則等於自己的鄰國,在戰略上已基本失去可以依賴的價值。中國援建的、可以直出印度洋的瓜德爾港處在美國飛機威脅之下,就是例子。那是中國可以避開印度洋印度箝制的地方,但現在很麻煩。至於美國在非洲和其他地方圍堵中國的事就不說了。

三、第五縱隊中心開花外部包圍,中心開花:

繼西藏之後,新疆的大騷亂,一夜之間,傷亡一千多人。李登輝再次竄到日本大放厥詞;達賴竄訪台灣;熱比婭到澳大利亞和日本;民運分子從台灣跑到達賴大本營……這些事件,我們孤立地把它看做三股勢力,實際上背後都是受美國操縱的。

賴斯為什麼當初一定要把熱比婭接到美國?就是讓她搞亂新疆。因為其他地區都有頭,新疆還沒有。搞亂新疆的目的,短期還是能源通道,那裡是西氣東輸的起點;長遠就是為以後肢解中國做準備。中國總共有三條陸地能源通道:一是新疆,一是靠近朝鮮的東部;一是緬甸,還有一個準備備用的巴基斯坦。這幾個點目前都是美國針對中國的戰略重點。目的就是掐住中國的喉嚨。海上,太平洋上已經被美日控制;印度洋上又有美印,基本上海路已被封死。陸地上再被鎖住,中國人將被餓死在快要啃光了的大陸上。這就是美國對中國的困獸戰略。美國不會直接開大軍像朝鮮戰爭一樣和中國軍隊大戰的,它會將中國困死在自己的土地上。

政治迷魂藥。

為了害怕中國人明白上述的一切,美國的經濟學家發明了GDP概念麻醉中國人,就像當年給俄羅斯開出休克療法的藥方一樣。很多中國學者津津樂道GDP,客觀上麻痺著國人的理智。前不久在《環球時報》召開的未來十年中國發展的研討會上,號稱中國最精英的一些學者就認為,2009年中國的GDP會超過日本,再過十年中國GDP可能超過美國,那時中國就有說話的份量了。

這真是沒有歷史常識的奇談怪論!我當時就笑談質問:1840年中國的GDP是世界1/3,英國日不落帝國的GDP才佔1/20;全部歐洲加起來,也比中國差得多,為什麼中國不瓜分歐洲,而被歐洲瓜分了?

就是衰落到1894年的時候,中國GDP還是日本的9倍多,為什麼中國不打敗日本,收回琉球,反而被日本打敗,丟了台灣?歷史上GDP數量並不等於大國地位,為什麼到了現在,反而成了大國的標誌?會場鴉雀無聲。

有人會問,美國和日本今天的GDP比中國大,為什麼是大國?那是因為人家的GDP構成,是高科技,是信息產業,航天產業,航空產業,航海產業,大型機械製造業,生物產業和現代農業!這些產業,平時都具有世界擴張性,都可以以暴利賺取世界的錢;戰時,全部都可以轉為國家的軍事實力,消滅敵國,掠奪財富。中國呢?清朝時的GDP是茶葉、蠶絲、瓷器,現在的GDP主要是房地產,根本不能到世界上擴張賺人家的錢,只能盤剝自己的民眾,還幫著國家資本打劫自己人民的財富。其他如紡織品、玩具、菸酒,統統都是低技術的東西,到國外賺的也是血汗錢,根本不能在戰爭時期轉化為國防實力。

看看我們滿大街跑的汽車,有哪一種是完全中國自主知識產權的?中國的大軍艦,中國的主力戰鬥機,有哪種發動機是自己造的?戰爭打的是武器庫裡的硬傢伙,而不是國庫裡的軟金條和貨幣!中國現在構成GDP的東西,沒有任何可以轉化為現代網絡戰和太空戰、空中戰爭能力的東西,只能供國民小享受和某些貪官污吏大享受的東西,最後還要被外國人拿去。這樣的沒有自我保衛能力的GDP是什麼?我看用漢語拼音翻譯一下很形象,就是goudepi狗的屁!也可以翻譯成”guangdanpao“,光蛋跑。被人家奪完了,成了窮光蛋,被打跑。

近代史不就是這樣嗎?美國和日本、歐洲、俄羅斯的GDP是什麼?可以用漢語翻譯成”gongdipao“,攻地炮!攻擊地球的大砲!狗屁遇大砲,什麼結果?傻瓜都知道。今天中國的經濟,有人說是春藥經濟,我看有幾分道理。在春藥激素的刺激下,中國長成了一個沒有骨頭的大胖子。我們錯把重量當力量,把肥大當強大了。

除了這個經濟發展的概念之外,還有一些國內外的人,在說著很多的漂亮話,解除中國人的精神武裝。這裡我就要說到第一個演講的門蒂斯先生。因為他發明的一個”中美國“的G2概念,讓不少中國人聽了很受用,認為美國人終於把中國當平等的哥們了,至少是承認中國的實力了。前幾年佐利克說個中國是利益攸關方,不少人就很感動。可是,聽了門蒂斯先生關於G2的解釋,我總是感到不對勁:他說,中國人生產,美國人消費;中國人掙錢,美國人借錢。就這個模式。這根本就是讓中國當奴隸,讓美國當老爺的模式嘛!憑什麼中國人天生就要為美國人打工?我們自己不會消費嗎?中國人真的是牛,吃的是草,擠出來的是奶,還要端給美國人喝?為什麼美國要藉中國的錢?世界上有富人向窮人借錢的道理嗎?

國金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金岩石先生給我講了他的導師索羅斯的故事。他說這個70多歲的美國大富豪,現在是怎麼生活的呢?就是每年和一個不同種族的女人發生一次戀愛,一年換一個。有協議,很合法。再就是捐錢給美國的窮人。他這種消費財富的方式,其實就是今天美國糟蹋世界錢的縮影。它通過美元霸權,攫取全世界的財富,就這樣玩錢。這就是美國人借了中國錢的用法。

中國人的錢是怎麼掙來的?每年的礦難,環境污染,辛苦的打工者,中國的錢都是帶血的。但是,美國”借“走就像索羅斯這樣玩。

那美國怎麼還呢?我在這裡要加上一個個人的判斷,並且願意與諸位打賭:我認為美國欠中國的錢,是永遠不會再歸還了,至少不會等值歸還了。就像一塊肉進了狗肚子,你怎麼還能指望它給你吐出來呢?我們有些人還要求美國保證我們美元資產的安全,這就等於跟那條狗說,你要保證我們那塊肉的安全。狗一定會說:放心吧,你的肉在我的肚子裡很安全!

 一些學者可能會較真,你可以賣呀。但是你賣,它可以凍結啊!你賣不了。賣少點可以,賣多了不行。它只是不斷地借新錢還舊債,都是你的錢在循環。所以,表面上看起來它在不斷的還,實際上是在吃你的肉,卻在拉狗屎給你,因為它在通貨膨脹,錢在貶值。它不可能真正還肉給你的,它怎麼可能吐出來?

我最初只是判斷美國不會還,金岩石博士給我講的另一個故事證明了我的推論:有一天巴菲特在一個經濟學家和政府官員參加的會上說,美國經濟的運轉,就是靠不停地借錢。一個美國小孩問他說:巴菲特爺爺,您這輩子借的錢,將來是不是要讓我們去還?巴菲特說:孩子,好好學習!讓你的孫子替你還!那我們就看看,未來美國孫子是怎麼還這筆天文數字的錢吧!而且門蒂斯先生在演講中,也回答了我之前對這個問題的質疑:他說,當初我們欠英國人的錢,我們把它打跑了。我們也欠過荷蘭人的錢,我們也把它打跑了。我們現在也欠中國人的錢。本質上這沒有什麼不同,只是8000萬和8000億的區別。馬國書先生跟我說,這是他在開玩笑。可是我就是笑不出來。一個黑老大,”借“了你的錢,他帶著打手、槍砲和狼狗,你一個乾巴瘦的平民小老頭敢跟他要?能要得回來?所以,現在它們關於保護我們資產的承諾,在我聽起來就是放狗屁。這就是我們能指望的了,要麼是狗屁,要麼是狗屎。你要再不服,它還可以露出帶血的狗牙給你看看:你是要錢,還是要命?!據說是第一個發明了”G2“概念的門蒂斯先生(我後來查了一下,好像不是他)這次帶來了一本他的著作《貿易締造和平--美國如何建立國際新秩序》。還在初次相見的時候,我就跟他提出,這個命題是不對的,貿易締造過和平嗎?

歐洲進行地理大發現時,打的就是貿易的旗號,不僅沒有給殖民地帶去和平,歐洲還展開了瓜分世界的第一次狂潮。歐洲的海軍就是從海盜起家的。英國女王看到海盜頭子德雷克直接搶奪西班牙的金銀船,很眼熱,就跟他合夥,授予他海軍上將,還出船讓德雷克去打劫,兩個人分。1840年英國的貿易給中國帶來的除了鴉片就是戰爭。從那個時候,世界打了500年的仗,沒有一個地方的和平是貿易締造的。美國是以貿易立國的,獨立以來200多年,既沒有給本國的印第安人帶去和平,也沒有給鄰國墨西哥帶去和平,美國的崛起是以向西班牙開戰為標誌的。

這裡有個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發表的權威數據:冷戰以前,美國平均2.4年打一仗;冷戰後至今,平均1.4年打一仗。就說和中國吧,以前的不說了,改革開放後雙方的貿易進行了30多年,美國給中國帶來什麼了?當然雙方沒有打仗,但是,美國構築了一條對中國的包圍圈。美國人幽默地說:中國人賣給我們有毒的玩具,但我們賣給他們有毒的債券!美國一邊用盡心機,讓中國買它有毒的垃圾債券,同時又不遺餘力的對中國進行大戰略層面的”軟進攻“。9月9日,美國宣佈對中國鋼管徵收懲罰性關稅,3天後,又宣佈對中國輪胎加徵懲罰性關稅。中國一天後展開報復,調查美國的汽車和肉雞反傾銷,貿易戰開始!日本《產經新聞》13號說,”G2“脆弱性暴露無遺。又過了一天,14號,奧巴馬派他的高級助手到達蘭薩拉,密晤達賴。美國開始耍無賴了,用支持中國恐怖分子的辦法,壓中國在貿易上讓步。如果說小布什在伊朗和朝鮮目前露出的是紙老虎原形的話,奧巴馬在中國人面前露出的就是笑面虎原形!這就是美國一學者門蒂斯先生所說的”G2“!前幾天,門蒂斯先生說我是冷戰思維,還說美國和中國從來沒有進行過戰爭。

毛澤東選集裡收了一篇文章,是毛澤東評美國白皮書的。毛澤東從1840年算起,說美國侵略中國的歷史可以編一本教科書。我問他朝鮮戰爭算不算,門蒂斯說那不是美國,那是聯合國在和中國打。這是歷史,現在中國不用毛澤東時代的話語體系說話了。那我們談未來。如果美國真想和中國以貿易締造和平的話,能不能不和日本搞針對中國的演習?能不能不支持台獨?能不能不支持達賴和熱比婭?能不能不在南海問題上暗中建立針對中國的政治和軍事聯盟?能不能不跟印度合謀算計中國?

 我知道我這是在與虎謀皮,讓美國放棄它的世界帝國大戰略,美國會聽嗎?所以,我認為門蒂斯先生貿易締造和平的說法要想立得住,應該加上公正二字。不過這也很困難:美國總是開著航空母艦和戰略轟炸機去做生意,就像當年英國人開著蒸汽機軍艦做生意一樣,它願意公正嗎?

檢視次數: 535

© 2018  

台灣民政府 中央會館 Central Government Headquarters
新竹州桃園郡33391龜山鄉員林坑路100-1號  (03) 355-6363
No.100-1 Yuanlinkeng Road, Guishan Township, Taoyuan County Hsinchu state. 33391, Taiwan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