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專欄

回文章列表

2013-08-24 台灣戰爭史回顧(143)

台灣人日本國籍的法律確認(3)。日本殖民台灣變國土台灣的轉型。1895年6月17日,日本帝國得到來自大清帝國所割讓的「全部台灣島」,發現不是那麼一回事,「全部台灣」其實只不過是六個漢人屯墾區,面積不超過台灣本島三分之一,「台灣」是大航海時代「中國」的殖民地,根本構不上有「台灣主權」的資格,是單純的「殖民地」,是中國的殖民地,割讓後,按照國際法規定,殖民地割讓以後還是殖民地,必須「建構」後,才能夠成為宗祖國「國土」。

「殖民地」被解放的最好方式是「自治」,也就是「自主」,然而,以一個國家領土之一部份要「實現自治」,談何容易?有困難。日治時期,台灣人蔡培火先生曾經以台灣為日本之一部份為前提,向日本政府提出設置「自治議會」之請願,但是因違背日本政府「內地延長」之同化政策,而被拒絕。而琉球群島1972年回歸日本後,至今仍有所謂「自治研究會」組織,主張琉球「自治」,甚至「獨立」,只是沒有任何實施琉球自治之進展。

日治時期,台灣人林呈祿先生在「台灣青年」雜誌發表論文,提出:「自治主義雖然承認日本的主權,但是,總督只是表示一般統治的大綱而已,而其實質內容由殖民地住民來親自決定,只有對第三國的政治關係,渋及到母國政府的統制方法。」這是當時國際上文明之殖民地統治的最新朝潮流,由林呈祿之論文可以看到,依其身為台灣知識份子之認知,台灣是日本殖民地,在這是當時知識分子認知的基礎:「主張台灣要自治」

日本台灣第八任總督總督田健治郎(1919.10.29至1923.09.06),這是繼軍方將領後的首任的文官總督,出身自日本「政友會」,1920年11月遵循原敬首相指示之「內地延伸主義」,否定蔡培火先生所提倡「賦予台灣人自治權」之請求。所謂「內地延伸主義」意味著「台灣是日本的一部分」,總督田健治郎公開發表「台灣自治」是不可行,主張「台灣是日本憲法施行之處,是日本帝國的版圖,與英法等國家,作為領土策源地或經濟利源地之殖民地是完全不相同的。」並陳述「在台灣不使用殖民地之字眼,與內地區別時之時,普通是以本島與內地的言詞加以區別,也不說台灣人,寧可台灣人是本島人,內地人是內地人的區別叫法。」身為台灣之總督田健治郎認定台灣不是「殖民地」,而是日本憲法所及國土之一部分,也因為如此,「台灣自治」的主張沒有法律基礎。

但是,由於日本在太平洋戰爭中失敗,打亂了「同化台灣」之日本佈局,日本依照SFPT第二b條,放棄台灣領土管轄權,解除台灣人之日本國籍,形同強迫日本放棄台灣領土權利,使台灣得以「自治」。台灣地位在法理上由日本內地之延伸變為與日本成為「聯邦commonwealth」國家,台灣領土自1895年5月8日起,法理上即是日本之一部份,SFPT第二b條之規定將會促使日本與台灣成立「台日聯邦國」。

國籍是一種「可以享有權利之權利the rights to have rights」。相對的,也有應該負責的義務,包括「效忠owe allegiance」,台灣人(本島人及高砂族人)在日本統治時期,由於是在日本「管轄之內」被視為日本國民,因此,台灣人有義務向日本天皇效忠。然而,日本依照SFPT第二b條之規定,放棄台灣領土之管轄權後,台灣人自舊金山和約生效起,就離開日本「管轄之外」,已經沒有義務再向日本天皇效忠,所以,被「視為」日本國民的前提已經不存在,這就是日本政府得以「解除」台灣人之「日本國籍」的根據,換句話說,台灣人的國籍因日本「有管轄權」而產生,因日本「無管轄權」而消失。

1948年12月10日,世界人權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公告,其中第十五條:

1、 Everyone has the right to a nationality. 每一個人都有「有國籍」的權利。
並非有哪一個國家有義務提供國籍給無國籍者,國籍的取得或轉移需要基於「自願」、「意願」、「合法」三項原則。國籍是牽渋到權利和義務,是純粹法理上的事宜。取得國籍的前提是「依照法律」,台灣人的國籍是跟隨著「管轄政權」之變更而改變,目前台灣人所具有的中華民國國籍,不但是非正式也是非法的,是國際社會所不承認的,因此,台灣人是處於無國籍狀態。

2、 No one shall be arbitrarily deprived of his nationality nor denied the right to change his nationality每一個人的國籍不得任意剝奪,亦不得反對其個人改變國籍的權利。日治時期,總督府於1940年頒布「台民改日本姓名辦法」,讓本島人自願決定,可以合法申請改姓名,經總督府許可後,歸化「成為日本人」,歸化後的台裔日本人,應與內地本籍日本人之國籍同樣受日本憲法保障,而無渋日本對台灣領土之「管轄權」。對於世界人權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第十五之二條,日本政府沒有權利任意「剝奪或解除」台裔日本人之日本國籍,因此,「林志昇控美團隊」在美國聯邦高院判定「本土台灣人無國籍」後,將於近日內召集台裔日本人,集體向日本政府訴請:「日本國籍確認」之申請。

日本自1895年6月17日在台灣始政後,至1945年4月1日,幾乎過了五十年後才在臺灣實施「徵兵制」,中國佔領台灣後,殖民政權在1945年10月25日,「假藉」日軍投降典禮,在尚未擁有台灣主權的今日,老早就已經在1949年12月28日起,在台實施強制佔領地區人民「服兵役」,強迫向台灣人「徵兵」,這是違反國際法的「戰爭罪犯」行為。

中國對台灣實施軍事佔領,自1945年10月25日開始,對內誆稱:「台灣光復節」,「壓制本地台語教育、消滅台灣文化」,對外「製造蔣介石神話、屠殺台灣精英」,處處違反國際法及戰爭法,不可思議的是,當年國際社會正在忙於平復本身戰後重建,竟然疏於注意台灣被佔領的情形,縱容中國人在台灣領土之違法亂紀,去佔領統治,台灣有如國際社會的「化外之地」。

1899年美西戰後的巴黎和約,距今一百一十年,西方早知道要依照「國際法」行事,但是,當中國軍隊奉美軍之命執行佔領台灣,簡直不知有「國際法」的存在,一副「成者為王,敗者為寇」的野蠻行為,糟踏台灣人生命及財產,對待台灣人行使世紀史上最「殘忍」的方式,台灣人民被「奴化教育」陷於「中國意識」窠臼內,簡直是罄竹難書。今天在「國際法」和「戰爭法」相互輝映下,台灣問題像是「照妖鏡」,使美國及蔣家集團和中國「原形畢露」,國際法和戰爭法定位下的台灣地位,不只清楚讓台灣人了解「主權sovereignty」和「主權權利right of sovereignty」是兩回事,主觀錯誤以為日本對台灣施行「殖民統治」,誤解台灣就是日本殖民地,台灣如果是中國殖民地,那中華民國將會以「先佔」而取得「台灣領土」,幸好,舊金山和約替台灣人破解此迷失,堅持美國和日本應該依法遵行國際法的「舊金山和約」,尤其是該約第二條提供日本與台灣一條「生路」。(全文完)

 

作者:林志昇(武林 志昇˙林 峯弘)
台灣民政府 秘書長
2009/08/01初稿 2013/08/24再論

42